好評副刊

【山離開門】尋找罵人的藝術

依朋黨的鳥家友指出,此撞玻璃自戀鳥是“發姣”。雖屬實情,但畢竟這詞兒多少意味着有“飢不擇食”的濫交貶義。可光從這凰小姐粗暴地、奮力抗拒鳳先生的舉動來看,鳥家牠凰小姐的情操呀,恐怕不是一個“姣”字形容得了。(呃,請容老娘這外貌協會成員吐槽一句:以牠那身毫無色彩黯淡無光的毛翼,好像也不大“姣”得起這樣。)

言歸正傳,它不但有選擇性的情有獨鍾,還癡心一片呢——誰都再也看不上了除了那個看來像自己的反映。不過,話時話,也極可能因為凰小姐有LGBT屬性,所以對鳳先生自然不感性趣……

Advertisement

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哪日要是不再見其出現,泰半不是移情別戀,甚至不會是“鳥為食亡”,畢竟還銜着蟲兒來獻慇勤。怕是怕,撞傷到終殉情了。(此刻牠正在玻璃上繼續撞得噗噗聲呢。聽着都代牠感到疼痛。)

所以說啊,人類還真不好動不動就自詡萬靈之物,或者借用禽獸不如來加以貶低那些人渣。相比起,那些出軌劈腿搞外遇家暴三妻四妾愛情騙子渣男,這飛禽的貞操,哈,還真讓人覺得,禽獸轉變成了褒詞。

用蛋形容都嫌污名化了蛋

其實,渣男也就罷了,畢竟殺傷力在有限範圍內。倒是那個混得連渣都沒有的政棍圈,為財為利,不但以神的代言人去褻瀆神明(一點也不心虛),最弊的還禍國殃民不淺呀。

你不必擁有上帝的視角,事實就擺在眼前。諸位看官,光看玻璃國出現的老馬、老狐狸、河馬、阿雞,乃至現在從後門蹦出來整班的馬騮。這幫渾蛋,其實用蛋來形容都嫌污名化了蛋,何況是那些根本沒犯着沒惹着人們什麼的無辜動物們。

真心希望有人能賦出新詞,赦免動物污名化。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