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山離開門】娛惡共舞

不久前,在網絡上看到一則小得輕易被滑鼠刷掉的新聞:年方50的韓國記者李容馬病逝。他這粒小沙子,之所以能在搜索熱條滾動得比霓虹燈還眼花繚亂的網絡,硌了硌行色匆匆路人的腳,沒別的,只因留下了一本遺作:《我相信世界可以改變》——希望給民主公義打打氣。

Advertisement

韓國自有其數之不盡的民生社會難題,他們再多的肥皂劇恐也不能盡然演得完,更何況真正在現實中滿街討生的小老百姓。不怕難為情說句大實話,韓劇幾乎成為老娘俺近年來獨沽一味的佐飯餸——廚藝不精沒法子。自然而然就長出地圖炮的偏見,非戰之罪呀。

但在報導李容馬逝世的事件中,啊,卻揭露到韓流另一面的寒心真相。原來在上一個世紀八十年代,韓國掀起了一波十分前衛的情色電影,開放的尺度令人咋舌。導演和演員皆為(藝術貢獻?)大咖,頓時成為亞洲典範——別拿日本那些沒有劇情的A片相提並論呵。在氾濫夜市之際倒是略看過些,例如《壞小子》、《週末同床》、《美人》等等……然而,現在才知道,這居然是全斗煥政權高壓統治的套路,別具匠心的謀略坑道。

他懂得以非政治化的方式,轉移人民的注意力,正是所謂“3S”政策:運動(Sports)、屏幕(Screen)和色情(Sex)。即是以體育競技、電視連續劇與成人電影,提供群眾集體精神鴉片,乃至娛樂至死麻醉心智,減輕獨裁阻力。乃至,獨裁者雖遠去,但遺毒根深蒂固且發展出:以明星緋聞來掩蓋政府官僚財閥的醜聞。

唯今仍聽有人自以為黑色幽默的調侃,謂韓國自換了文藝部長後娛樂死亡。雖算不上什麼公義達人,但這種一點也不好笑娛惡共舞的幽默真夠讓人噁心。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