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山離開門】大殺器

咱們在說熱,可別說吃貨老饕,就算是不好此味的老涼亦知曉,此刻卻是榴槤盛產季節呢。

這果王嘛,絕對是熱性水果無疑。打小我只要吃上一包(一粒核的一包非打包一盒的包),必定鼻血飆噴。屢試不爽,從此就被老媽直接切斷與其的緣份,造成不得不相忘於吃貨的江湖裡。

Advertisement

可是,這個讓我相忘的霸氣水果,不懂什麼時候,突然不限於東南亞的吃貨江湖,收攏成了迄今聞名遐邇的果王。

當然,包括但不限於老外,嚐過後可都趨之若鶩。現成例子就有,咱家的寶爸,在香港住了陣子,嚐過“臭”頭(呃,這“臭”可謂跟許多亞洲人對待乳酪一樣非貶義詞),如今念茲在茲的,就想着要回來這裡大快朵頤。

更不要說,特別是流傳到了中國大陸,嘿嘿,簡直遭了魔怔。也把價值推上一個個的巔峰,搞到本地人媽媽聲的,幾乎快要吃不起的崩潰。

據悉,最近來訪的中國大陸貴賓,咱們的Atas就開了吃榴槤盛宴。不過,有趣的是,宴會上的人,皆齊齊動以西方餐桌禮儀來對付——動於刀叉來品嚐……

ADVERTISEMENT

我把此視頻潑給小豆看,哈,她這個聞榴槤退避三舍的非榴槤粉絲,本身雖不好此味,卻十分贊同此舉。

沒別的,不必吃到滿手黐黏黏的疙瘩感,相對也符合文明禮儀——呃,她本就有點飯桌潔癖。

會考慮到這點的,果然是非粉絲。人家吃榴槤,最大的樂趣就是要吃到吮手指,那才叫一個過癮。

榴槤的遐邇聞名,還不止這個,甚至更進一步進入《Tom and Jerry》卡通。原本是歡喜冤家的湯姆和傑瑞,這下可好了,好吃榴槤的湯姆,跟受不了榴槤味道的傑瑞,嘿嘿,豈能不將新仇舊恨來一波,更激烈的水火不容大鬥法。

榴槤這大殺器啊……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