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山離開門】一擔心機付諸東流

話說回,老娘俺特別熨了個靚頭,去更新護照和身份證。卡嚓,應聲按了快門,至少在這之前一切順利。不意,不懂是俺臉大還是犯沖,偏偏證件不讓如此直接給用上,那大姐點點滑鼠,爽爽的秒殺遂把俺周邊的頭髮給P掉……那……那……還剩什麼?不就老娘俺那張大臉……我去!@#¥%

Advertisement

不幸故事終結在:上帝歸上帝,撒旦歸撒旦,老娘俺依然還是嫌疑犯味濃這樣了唄。可憐了俺那一擔心機。(牛內)

既說到頭髮,禁不住想要重彈下老調。大概在N年前,決定不再迷信那些收費比操守更專業的美發院,尤其玻璃心在被傷透後。對,他們的一貫手法幾乎同出一轍:大義凜然地先剝開你的傷口,然後對症下鹽,讓你痛心疾首得不行,於是順利入甕向他們發出求救!然後,當你恍如中邪般無可抗拒打開錢包,出來後才驚醒錢包已穿了個窿……

就算不是這種宰羊店,美發院仍不是個令人舒服的地方——於我而言(相對美容院可舒服享受多多聲)。最要命的是,如店裡人客多簡直可熬出個萬里長城來;就算不那麼忙,打底消耗掉半天時間是基本。所以,蓬頭垢面相對我來說不算啥——可忍受的程度。

可這次去熨發時,美發院的頭手和老闆娘出奇的,不但沒忘記我這個稀客(頂多一年就幫襯一次雖阿斗們若回來也會聯同去畢竟有限),居然還能細數家珍般,一一道出我在她們那兒熨了多少次、怎樣的髮型,如今又隔了兩年沒來……嘿嘿,讓你見識到何謂真正的看家本領。

其實,不是我不愛扮靚,也不是不知道髮型可影響整體外觀,然我最怕熨頭髮,其實還有另一大隱憂——每熨發回來頭皮就長滿“雞屎堆”(頭瘡)……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