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

【山離開門】一床棉被流年

都4月份了,大斗還攝來樓下街外大雪覆蓋的照片,看來這冬季耍賴耍得跟美國總統拚了。也就這麼湊巧,最近趁着大熱天,我又洗了兩床被褥,準備帶着赴美去。

Advertisement

自從追開了韓劇(嘿長知識了),且又搬來了這個有兩個大露台的房子後,洗枕頭被褥這活兒,倒成了一件極其方便且也頗算愉快的差事。(喂,絕對沒把自己幻想成韓劇的女主——絕對沒有呵,別拿這來笑話老娘。)我在門前用一個大大的塑膠盆泡開肥皂水隔夜,第二天站上去用腳踩呀踩,一趟趟地換水——多得老娘勤練氣功連大氣都不喘耶。

沒用過的被褥,更簡單了,直接用醋稀化去泡,過一趟清水就行了。攤晾在鐵柵門或露台上,水如珠簾落下沒幾就滴乾了,太陽猛曬醋味就被蒸發掉卻留下柔軟。但後來發現,枕頭卻不能用同樣的這種泡製法——倒U罩着曬底部會遺留一額額水跡的黃線。害得我要重洗,再以洗衣機把水份先完全排出來。

其實這些被褥和許多從沒派上過用場的東西,簡直可充當得藏年有史的家寶——可惜也說不上有對等的藏掖年份與其實在價值。倒是阿斗邊吐槽邊捧場,每次回來總不忘上演淘寶記。在這之前所有的物件就靜靜地等待,像守着老娘的一線希望般,在封密的塑膠袋裡守口如瓶,期待着轟然窺紅塵的時刻。

就是那麼一天的心血來潮爬上梯子,哎,如此翻出咸豐年前老妹首遭去中國玩,買回來的手工印花棉布百納被。果然典型的裡表不一中國手工,我把許多洗脫線部分逐針給補上,等着漂洋過海給阿斗送暖——頗有代償性夢成真之感。

這些被褥雖舊猶新,倒也恰是讓那些已匆匆翻過頁不念不嗔的流動日子作了個見證。

文/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好評

【山離開門】一床棉被流年

都4月份了,大斗還攝來樓下街外大雪覆蓋的照片,看來這冬季耍賴耍得跟美國總統拚了。也就這麼湊巧,最近趁着大熱天,我又洗了兩床被褥,準備帶着赴美去。

Advertisement

自從追開了韓劇(嘿長知識了),且又搬來了這個有兩個大露台的房子後,洗枕頭被褥這活兒,倒成了一件極其方便且也頗算愉快的差事。(喂,絕對沒把自己幻想成韓劇的女主——絕對沒有呵,別拿這來笑話老娘。)我在門前用一個大大的塑膠盆泡開肥皂水隔夜,第二天站上去用腳踩呀踩,一趟趟地換水——多得老娘勤練氣功連大氣都不喘耶。

沒用過的被褥,更簡單了,直接用醋稀化去泡,過一趟清水就行了。攤晾在鐵柵門或露台上,水如珠簾落下沒幾就滴乾了,太陽猛曬醋味就被蒸發掉卻留下柔軟。但後來發現,枕頭卻不能用同樣的這種泡製法——倒U罩着曬底部會遺留一額額水跡的黃線。害得我要重洗,再以洗衣機把水份先完全排出來。

其實這些被褥和許多從沒派上過用場的東西,簡直可充當得藏年有史的家寶——可惜也說不上有對等的藏掖年份與其實在價值。倒是阿斗邊吐槽邊捧場,每次回來總不忘上演淘寶記。在這之前所有的物件就靜靜地等待,像守着老娘的一線希望般,在封密的塑膠袋裡守口如瓶,期待着轟然窺紅塵的時刻。

就是那麼一天的心血來潮爬上梯子,哎,如此翻出咸豐年前老妹首遭去中國玩,買回來的手工印花棉布百納被。果然典型的裡表不一中國手工,我把許多洗脫線部分逐針給補上,等着漂洋過海給阿斗送暖——頗有代償性夢成真之感。

這些被褥雖舊猶新,倒也恰是讓那些已匆匆翻過頁不念不嗔的流動日子作了個見證。

文/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