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聽到房門外有陣輕微的亟亟卡卡聲,心一驚,急跳起來先把燈給熄了;隨後,躡手躡腳躲到門後邊,打玻璃窗一角往露台偵察一番——街燈在外通亮着,感覺上俺在暗處比較安全嘛。

沒任何異象。悶熱的夜晚,連風兒也沒來騷擾樹梢的葉子。去年赴美前,大叔已把樓上的幾盆竹子和花樹全移到了樓下,空曠寂靜的露台,一目瞭然,真要有個笨賊恐怕也絕對無隱藏處。

Advertisement

不消會兒,亟卡聲又重現,順着聲音追探,發現源自門角下。不會是老鼠吧?悄悄把小門開了條縫隙,呃,竟然是頭小貓咪——在爪抓鐵門。隔着蚊紗和鐵花,俺逗趣說,喵喵你在幹嘛?牠仿如真聽懂人語似的,抬頭朝俺喵了聲作回應,然後把頭就挨着蚊紗不斷擦撫一番,似乎想要進來的意思?

想像一下,懷擁貓咪一同追劇,簡直是“電影畫面”……可是,哎,咱這種從小被鄉下媽媽教育長大的,對於鼠蟲蟻蚊不會感到驚慌(看到就窮追猛打去了),倒是對貓狗之類的卻有着近距離接觸恐懼感(若吸進了貓狗的毛髮會患上哮喘病的,而且牠們身上都有跳蚤……)

既然“真相大白”,俺自然恢復常態——繼續晚間娛樂節目。可門一關上,牠又開始有動靜了。這樣抓下去自是不妥——蚊紗不保呀。關掉冷氣,把門打開,牠就靜靜地蹲在門前。俺坐在地上的大墊枕,偶把視線從屏幕上移到門外,四目對視,牠就“喵”一聲,俺自又“喵”應回去——隔空為伴。

可沒想到的是,這僅是個開端——從此成了慣例。過於悶熱的夜晚,無法不躲在冷氣間,牠卻跳到窗台上喵個不停。俺躲在樓下,牠也追蹤到窗前喵喵喵……誒,牠這是在考驗老娘的“熅度”到底是愛還是恨麼?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