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副刊

【居家防疫(完結篇)創作篇】無法演出舞台劇 拍溫馨短片 反思親情

由5名表演艺术爱好者于2019年8月创立的“Project Unscripted”表演艺术团体,曾多次在槟城各剧场为观众呈献舞台剧。

Advertisement

原本该团打算于3月27日和28日呈献舞台剧《命悬一线》(The Hanged Man),却因行管令而被迫展延至9月演出。虽然如此,该团成员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创作。上个月,该团在槟城表演艺术中心(Penangpac)邀请下,成为线上短片系列创作《The Corona Diaries》其中一个呈献团体。

该短片系列创作由槟城表演艺术中心企划,邀请了本地各族表演团体制作共9部短片,从4月20日至28日通过该中心脸书播放,让观众居家防疫期间能通过线上观赏。

成员之一陈家董表示,他们制作了两部以华语为媒介语的短片《回来我身边》(The Space)和《有一种人》(The Frontliner),分别于4月23日和26日通过线上放映。

听朋友倾诉 构思短片

“《回来我身边》叙述男主角在父母逝世后,即开始独居生活。平日他因忙于工作,很少待在家。但行管期间,他长时间待在家,总是忆起昔日父母健在时,一家人相处的温馨情景。随着行管期一再延长,他独自在家的时间越久,越是感觉自己一直困在同一个空间里,回忆令他越来越痛苦,想哭却哭不出来。”

男主角的背景与现实中的他有点相似。“我的父母已逝世。以前父母在世时,我与他们相处得很好。他们离世后,我也跟他们好好地道别,没有遗憾。”

“行管令实施以来,我一直都很忙碌,并没有像片中男主角那样,感觉自己受困在家里。我是在听了朋友倾诉行管期感觉受困后,才构思这部短片。”

《有一种人》是他听了该团演员林学彤的分享之后,所呈献的短片。“在这非常时期,前线医护人员的贡献有目共睹,小贩和外送员每日为人们供应和运送食物所付出的辛劳也教人们大为 感激。但是,还有一种人,他们在行管期依然为家人默默付出,却未必获得感谢。

“这部短片叙述女主角的父亲,在行管期依然如常到巴刹买菜,再回家烹煮,让一家人都温饱。然而,起初女主角无法理解父亲的付出,频频劝告父亲不要去巴刹买菜,只需煮快熟面填饱肚子即可。但是,父亲认为让家人吃快熟面解决三餐,是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加上,若行管期间人们都不去巴刹买菜,那么小贩将难以维持生计。

“女主角听了父亲的一番话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她的日常生活可以顺利运作,那是因为有父亲在为她与家人默默付出。当许多人在网上抨击一些人无视行管令,如常去巴刹买菜时,其实许多人可能不了解,那些到巴刹买菜的人,就像是担起一个家庭的‘前线人员’重任,在非常时期依然不辞劳苦地为家人的温饱而努力。”他也从香港歌手何韵诗主唱的一首广东歌《是有种人》获得启发,而为该短片命名为《有一种人》。

舞台演出和短片 呈獻大不同

陈家董说,在这之前“Project Unscripted”都是在剧场内呈献舞台剧,这次是首次尝试制作短片。然而,拍摄短片与在舞台上演出有很大的分别,短片无法将在舞台上的表演张力表现出来。

“每个舞台剧工作者都有自己对表演艺术的坚持,若认为在这非常时期即使通过线上表演也无法向观众传达创作概念,那么可以善用在家的时间自修或勤练表演技能。待行管期结束后,能以更好的状态,站在舞台上呈献更精彩的表演。”他希望能与所有受疫情影响的艺文工作者共勉之。

失眠空虛 藉實況揣摩角色

业余舞台剧演员李于原参与舞台剧表演逾10年,平日都是与团队一起在舞台上演出。此次因受疫情影响,而首次采用线上演出,担任短片《回来我身边》男主角。

“拍短片与演舞台剧有很大分别,当我在家自拍短片时,不只担任演员,也得自己处理录影、调整灯光、化妆做造型,自选适合的服装等等,以便拍摄出来的效果理想。”

虽然这是他首次拍摄短片,却并非是首次演独角戏。“2016年我曾去香港参与艺术节,呈献了一部5分钟的舞台剧,饰演一名忧郁症患者。自从那次之后,后来我演出的多部舞台剧,包括本团于2019年8月创立后呈献的第一部剧《丁香》,都是独角戏。”

他在片中饰演的男主角是独居人士,但现实中他与年逾80岁的母亲同住。他的父亲已去世逾10年,如今母亲也年老了。他曾思考过,未来可能会像片中男主角一样,一个人生活。

“平日我不会失眠,但是在行管期迈入第二阶段后,我曾失眠。当行管期进入第三阶段时,我曾因为长时间待在家而感到空虚不已。虽然失眠和空虚感笼罩着我,但我也可以藉此揣摩男主角的心境,更容易投入于角色中。”

居家期間多自修 提升演技

李于原说,舞台剧表演和拍短片有很大分别。在舞台上表演时有观众在现场,为了让观众清楚欣赏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演员的动作和情绪表达必须夸大。反之,拍摄短片并不是直接面对观众,而是面对镜头,因此表演方式必须收敛一些,要自然地呈现出来。

“还有,舞台剧是一次性表演,没有机会重来。反之,拍摄短片时,若不小心说错对白,或是拍摄角度不佳,可以重拍。”

他曾前往中国上海参与短期的影视表演课程,这次自拍短片的,正好让他有机会学以致用。“拍这条短片,我面对不少挑战,也是新的尝试。由于目前还不知行管令何时结束,剧场何时可以重新开放。因此,不排除接下来会再通过线上拍短片的方式与观众见面。我在居家防疫期间也通过线上学习和自修,来增进戏剧表演的技能。”

感謝父親的付出 珍惜親情

林学彤业余参与舞台剧表演10年,这次她首次拍摄短片,用声音演绎《有一种人》。

“我的父亲已退休,平日他都早起为我烹煮早餐,这在之前我总视父亲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行管期间他一如既往去巴刹买菜,为一家人准备食物。但我却不停向他发牢骚……

“但父亲还是坚持去巴刹采买,每当吃完我最爱吃的鸡蛋后,他就马上购买以保不缺。我才感受到父亲很伟大,行管期间依然每日亲自为家人下厨。”

她希望通过这部短片,让为人子女者多理解为人父母者为何在行管期间,依然到巴刹去,不是他们无视行管令,而是他们希望在这非常时期依然能为家人准备好一日三餐。她希望人们在观赏了短片后,会感恩父母为家庭付出的辛劳,珍惜亲情的可贵。

行管期她常通过网络与成员们分享由父亲烹饪的美食图片,也分享其父亲为家人的付出,这激发了陈家董以她与父亲的互动构思该短片的故事。

“我本人并没有入镜,而是以旁白的方式叙述故事,并当起‘偷拍者’,在行管期间拍摄父亲居家的日常生活。拍摄时,父亲很好奇我为何一直用手机镜头对著他,却始终不晓得我拍摄他并制成了短片。”

短片出錯能重來 欠感染力

这次拍摄短片的经验,让林学彤感受到演舞台剧和拍短片的分别。一般上舞台剧需用3个月时间来排练,然后在演出当天一次性发挥,这是舞台剧现场演出的魅力!反之,拍短片虽然可以因出错而重来,但是缺乏舞台表演的感染力。

“目前因行管令,团队唯有改以线上演出。虽然平台不一样,但最重要是可以向观众传达讯息。”

她说,尽管这段期间无法在舞台上表演,但也不完全是坏事。“本团创立的宗旨就是要鼓励更多人进入剧场观赏表演。如今团队通过线上表演,也可以让更多观众认识本团的作品。希望待行管期结束后,那些通过线上认识本团的观众,可以亲自走进剧场观赏本团呈献的现场演出!”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