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好野人在烏布】这是永恒(吗?)

宁静日前一天的“魔怪游行日”(Pengrupukan)才真正让他们感受到这次疫情的威胁性,据说当天晚上一些特定的宗教领袖听到Puri Klungkung的圣鼓自动响起,这征兆预示着对人类与自然的危机…

Advertisement

自3月底的宁静日开始,虽然当地政府没有颁布强制性的居家隔离措施,但我所认识的人都非常自觉地开始自我居家隔离,就像网上最近广泛流传的那首印刷于1919年的诗《This is Timeless……》《这是永恒》所描述的:“人们开始留守家中,读书、休息、运动、创作与游戏;人们开始学习新的存在方式、从忙碌的作息暂停并开始聆听自己内在深处的声音,有些人静心冥想、有些人祈祷、有些人正视自己的阴暗面、有些人开始从不同的角度思考、有些人开始疗愈。当人们惯性的无知、危险、无意义、没心没肺的生活方式从地球缺席时,地球也开始疗愈自己;而当危机过去,人们已找到自己之所是,他们在为逝者伤心的同时,也为自己作出新的生命选择,开始梦想新的愿景、开创新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自我疗愈,也彻底地疗愈了地球” 。

全球家暴案激增

在我乌布的朋友圈中,的确有那么一群“在没有收入的情形下,口袋闲钱仍足以支持基本生活至少一年或以上”的人,趁着这段生活节奏被迫慢下来的期间,从事自己一直以来想进行却没时间完成的活动,有断食21天的、有找个安静的海边拒绝上网、除了吃饭都在静心冥想的,这段她们“倍感珍惜”的安静日子,却是另一群靠旅游业养家活口的人之梦魇(许多当地人都是“月光族”,没有存款)。这次的疫情对整个峇厘岛的旅游业冲击非常大,尤其是峇厘岛偏远地区的旅游相关从业人员,他们从今年一月开始,可说是完全没有收入来源。

没钱凡事难,心情紧张、不安、恶劣时,又得在同一空间“朝夕相处”更更难。我问两个月前再次流浪到我们家的谭谭:“接下来的十个月左右,应该会有另一波婴儿潮吧?”谭谭答道:“你知道吗?全世界的家暴案都有激增的现象,而且大部分都是透过简讯(因为不敢明目张胆地当着对方的面打电话报案)发出求救讯息……”啊!这完全印证了JJ前保姆的情况,她就是被爱赌博的丈夫家暴后赶出家门,目前投靠JJ,前路茫茫……

闻圣鼓自动响起

面对生命的沉重,我和谭谭沉默了好一会儿,我话题一转,问道:“你最近散步时,有没有注意到家家户户大门两侧都挂着一串奇怪的东西?报给你一个小道消息:对大部分的峇厘岛兴都教徒来说,宁静日前一天的“魔怪游行日”(Pengrupukan)才真正让他们感受到这次疫情的威胁性,据说当天晚上一些特定的宗教领袖听到Puri Klungkung的圣鼓自动响起,这征兆预示着对人类与自然的危机(这自发的鼓声曾在1963年阿贡火山爆发与2002年峇厘岛爆炸案时响起)。为此,宗教领袖们马上指示每家每户都得在大门两侧设置护身符(用红、黑、白三色线捆绑香兰叶、蒜、红葱头与辣椒),并画上“Tapak Dara”(峇厘岛传统驱魔除怪符号)……”听了我的“小道消息”,谭谭表示没注意,既然如此,为了验证我所言不虚,那我们就出门走走逛逛吧!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