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好野人在烏布】暖屋庆生再整骨

一股电流从脊柱的最下方直窜脑门,头顶有一种快跑的蒸汽火车鸣叫着喷气的感觉,不禁眼泪横流地大声哀叫,这时,心里竟然还有余闲作比较:靠!我生孩子(因为打了止痛针)都没叫得这么凄惨啊!

丽妮要庆生

Advertisement

我想要安慰自己郁卒的心与好痛的屁屁

那就到不再打铁

跌伤尾骨第三天,是早就说好的“一人一菜在乔安纳家为她暖屋顺带为丽妮庆祝生日”,躺了两天也不见好的行动不便让我灰心丧志,这种时候特别需要“家乡味”来宽慰郁卒的心,一心想着要吃乔安纳煮的“台湾三杯鸡”,我一步一脚印地走下楼、慢慢地骑着摩多到三公里远的Pande House聚餐。

据乔安纳解释:在峇厘岛,Pande指的是专门制作传统克里斯剑(Keris)的工匠,这在过去是代代相传的工艺,因此Pande也就成了“世袭”的称谓。后来克里斯剑的需求减少了,乔安纳的房东改而从事绘制(游客喜欢收购、能带来更多收入的)峇厘岛传统画,并靠着新事业培养了三个警察儿子(房东说:每个警察儿子都是花大钱培养的)。他们家虽然早已不从事祖先的“老本行”,但保留了祖传的称谓、打铁炉灶与工具,并且定时生火祭祀,而祭祀后产生的灰烬是“破解黑魔法”的宝贝(因此常常有村民来请“宝贝”回家镇宅)。这让我忍不住对乔安纳说:“你的新家,在所有层面上都有‘最高等级的安全保障’!”

改行画画的……

Pande House

再让屁屁大好了吧

五个女人一个墟

啊!今天不是台湾三杯鸡吗?

乔安纳的新家位于“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最深处,把摩多停在房东靠马路的画画工作室与艺廊的停车场,走上两级阶梯,(峇厘岛的大门一定设有阶梯,因为岛民相信鬼只能在平地上行动,无法上阶梯;另外大门也会做得相对窄小,因为鬼都很胖,进不了窄小的门。)进入一个传统峇厘岛民的家庭生活空间:右边是非常气派豪华的家庙;左边是房东祖孙三代共享的住处,我安慰着汪汪大叫的褐皮老狗说:“我是好人,我来找乔安纳!”房东太太听到狗吠声,从厨房探头见到我,热情地表示:“乔安纳在这儿,我们在煮峇厘岛传统香料鸡!”啊!今天不是台湾三杯鸡吗?没问题,房东太太的香料鸡同样能安慰我郁卒的心与好痛的屁屁。

我生孩子都没叫得这么凄惨啊!

食物都到齐后,不对!是人都到齐后,大家吃吃喝喝互相问好,我答:“我不好!屁股痛死了!”(很厉害的能量按摩师)伊娃闻言,要我伏卧在地让她摸一摸,她首先让不打紧的手脚肌肉筋骨放松,然后慢慢地推着我的后腰与肩胛骨,再用非常坚定的手势按向我的痛点,我顿时感到一股电流从脊柱的最下方直窜脑门,头顶有一种快跑的蒸汽火车鸣叫着喷气的感觉,不禁眼泪横流地大声哀叫,这时,心里竟然还有余闲作比较:靠!我生孩子(因为打了止痛针)都没叫得这么凄惨啊!

被伊娃按过后,还趴在地板上的我明显感到自己“大好了”!伊娃欣慰地从随身包中拿出一瓶产自苏拉威西的万应油交代:“这油给你,有事没事就拿来涂抹痛处,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它!”我把油拿在手中仔细观察,心中想着要给三美妈发讯息询问:这是不是传说中你小舅年轻时(至少四十年前吧)到爪哇出差一定要带好几箱回台湾的伴手礼?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