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好野人在烏布】在烏布養兒子之陪兒子演一場戲

我曾聽過孩子進入青春期叛逆期時,腦神經的斷裂與重建是造成青春期孩子人格天翻地覆大轉變的原因之一。好野弟雖然離青春叛逆期還有好一段距離,但我還是不禁懷疑:好野弟最近的脾氣大,臉色臭,超敏感,難相處,吹毛求疵,心不在焉,凡事都是別人的錯與他下星期就滿十歲有關。

昨天下午,好野弟又上演了沒事找他哥茬的戲劇,由於起因與他違反約定有關,我決定出手耦合。好野弟看到臉色“不太對”的我,連忙強詞奪取理地地哭鬧著栽種他他哥,我延用祖傳解決孩子無理取鬧時挫敗他銳氣的老方法:沉下臉對好野哥下達指令“對準拿來,掃把也可以!”好野弟聽了,連忙一轉身把自己關在廁所內嚎啕大哭地喊叫著:“都是你們的錯,你們根本不愛我……”

Advertisement

要是十分鐘前沒上演這場戲,爺爺仨這會兒應該是開開心心地出發和朋友去河邊釣魚,當好野哥手上握釣竿,第五次問:“媽媽,弟弟要跟我們去釣魚嗎?我們已經遲到了。”時,我心中既相反又猶豫:我也很想你們統統都出門,這樣我才可以自己出門玩……可是如果開了這“草草了事”的先例,以後我是要怎樣管兒子啊?

我得让爷吃够

并习惯他的“请跟我的手讲话”

跟兒子過招太耗精氣神啦!

也不知該怎麼收場比較恰好在我只好在心中默念“神啊!這孩子我不會教,你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仍舊坐在廁所外面狀似一臉認真嚴肅地放空,靜待戲劇的下一步發展。好野弟杵在廁所內演越哭越小聲的橋段,等著我主動“放他出門玩”;我也杵在廁所外等著好野弟主動出來好好可咱母子倆的生肖都屬固執不低頭的牛,誰也不肯先讓步。好野哥和他爸左等右等,等得時間太超過了,,只好丟下好野弟出發。

聽到摩多離開的聲音,好野弟自知當天出門釣魚無望,撕心裂肺地在廁所內喊:“我真希望你知道我現在的感覺!”廁所外的我也喊回去:“我已經告訴過你當媽媽很難了,學校都沒教……我真希望你以後當爸爸會容易點兒……”我們就這樣一來一往地喊話“溝通”,我心裡覺得:這孩子簡直是我們家族的奇葩──能如此流暢自然真實完整地表達自己,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呀?

反正後來他情緒平復,走出了廁所,看他大八字地躺在地板上呆望天花板,我決定回房去躺著休息,跟兒子過招,太耗精氣神啦。 “也許不讓他出門玩才是最確切的;也許他需要的就是自己一個人的獨處時間;也許他正在樓下做著有意義的事……”

我得把爷喂饱

为了这碟焦糖爆米花

媽媽你要吃爆米花嗎?

忽然,我聽到廚房傳來鍋碗瓢盆的碰撞聲,然後聞到爆米花的香味,我按捺下好奇(與驚恐:房子會被他炸出一個洞嗎?)允許自己讓他自個兒在家玩,沒一會兒,好野弟沒事人似地捧著一碟爆米花來找我:“媽媽,你要吃爆米花嗎?我有特地為你多灑一些鹽,這樣比較好吃……”天吶!我兒子是天才,他做的焦糖爆米花好吃極啦,而且廚房也整理得乾乾淨淨,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這個下午,他吃著自己做的焦糖爆米花,自個兒踢球,鬧狗,躺在滑板上溜來溜去地跟我聊天,完全地自在放鬆滿足。讓我忍不住鬆了了大一口氣:還好把他留在家裡。陪兒子演完了這場戲,我再次確認:這兩個兒子很聰明,很狡猾,很有心機,很會睜著眼睛說瞎話,我得仔細擦亮眼睛,好好地看著他們翅膀變硬。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