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好野人在烏布】咖啡中学

乔安娜身边聚集了一堆奇人异士,个个都有好几把刷子,不是有缘人根本无从知道眼前毫不起眼的阿伯、阿婶原来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Advertisement

这次出差中国,由于天时、地利、人和种种奇迹,提前两个星期把该处理的任务圆满完成,苏菲问我:“亲爱的,这多出来的十四天你想干啥?”我看了看地图,噢耶……香港飞高雄小港机场只要一个小时多一点点,那当然是趁便飞南台湾探亲呀!乔安娜听了提议:“强烈推荐你去拜访咖啡太医——黄老师!”怎么说呢,乔安娜身边聚集了一堆奇人异士,个个都有好几把刷子,不是有缘人根本无从知道眼前毫不起眼的阿伯、阿婶原来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乔安娜推荐的这位“咖啡太医”黄老师,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不求成仙成道成名,我只想老老实实做个平凡的普通人,过点儿低调安静的小日子。”意思就是说,我不能把他的“特异功能”写出来昭告天下,免得他坐镇的场子“咖啡中学”(台湾高雄鼓山区青海路392号)人满为患,让他不得清闲。(看官,我把地址给您了,好奇的有缘人呐,强烈推荐您到咖啡中学找黄老师亲自体验他的特异功能啦!)

那天絕對是我的幸運日!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我因为下午有事,所以提前在还没开门做生意的十点半就登门拜访(星期一公休,营业时间从下午2点开始),一阵嘘寒问暖后,大门被推开,只见来者赵大哥手捧两包咖啡豆,兴冲冲地对我说:“这来自巴拿马的翡翠庄园艺伎水洗豆子,我特地请一位朋友帮我烘,已经养了一段时间,今天特地拿来给黄老师鉴赏。相约不如偶遇,你今儿来得巧,欢迎加入我们的咖啡大赏!”那天绝对是我的幸运日,屁股还没坐热,就接二连三连四连五地被带着口尝精品咖啡、鼻闻咖啡香、耳听咖啡经、眼观各路大师表演手冲咖啡的不同变化,正在我目不暇给地忙着消化时,大门再次被推开,走进一位女士,我转头低声问赵大哥:“看来者架势,难道是传说中的格格?”赵大哥笑着点头,我再问:“这格格真是满(洲皇)族?”身旁的黄老师抢答道:“我老婆有四分之一的满(洲皇)族血统,所以她大部分时候都‘不满足’啦!”

從這坑掉入另外一個坑?

我喜欢“从旁观摩学习”格格跟黄老师斗嘴撒娇撒野的“手段”,那真是我所见过最最“温馨有爱”的夫妻相处之道,更爱跟格格天南地北的乱聊。格格说她目前最大的愿望是退休后把家当卖一卖,搞台休旅车边卖咖啡边流浪,这提醒我小重山的阿岑也说过她最大的愿望是退休后把自家酿的好酒都搬上车,开到哪就喝到哪、睡到哪,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向往着体验“流浪”的浪漫。我很想请教格格“退休后去流浪这看似脱离老鼠圈圈过体制外的生活,会不会是离了这坑,又掉入另外一个坑?”的看法,但却必须离开咖啡中学赴下一个约,当我站在路边等公车时,忽然发现马路对面有个流浪汉正躺在长椅上睡觉,我不禁揣测这个看起来把家当都随身携带在脚踏车上的流浪者心里是何状态?没勇气穿过马路把他摇醒以便求证:“亲爱的,你是否庆幸自己过的是无拘无束、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生活呢?”让我颇为遗憾,我真的好奇流浪的真滋味呀!看来,只好自己“以身试法”,当一当流浪汉来解题了……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