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好野人在烏布】卖火柴的小男孩 之 祝你好运

我心里清楚明白:只要儿子们好运,我这妈就好运!

今年万圣节舞会

Advertisement

还要向敦君的儿子买骷髅头、连身衣.

农历十五月亮很圆的万圣节那个星期五早上,好野弟眨巴着瞇瞇眼要求:“妈妈,今天晚上的万圣节舞会我想要穿骷髅头衣服……”我答:“你很幸运。我记得上个月在Nud Ubud的慈善二手摊看到敦君在卖一件骷髅头连身服……”(事后我才知晓好野弟同学的妈,特地到南部城区找了好几家大牌子的国际连锁店都找不到万圣节服装),我上敦君家“取货”时,敦君问:“今天月圆,晚上我和欧娜要到沙努尔海边做海水净化仪式,你也来吧!”前往沙努尔途中,敦君的分享让我印象深刻:“有些人的‘陨落’是为了警惕身边人‘此路不通’。当我回头看,深觉自己总是无比幸运,多次与许多‘难以挽回’的局面擦身而过,可是有许多当年一起犯傻的好朋友,即使各方面都比我出色许多,只因犯傻时少了好运,累积的负面因果循环让他们最终成为很难重返社会体制的边缘人……做父母的其实无法保证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绝对不会走(难以回头的)岔路、歪路……成长的过程(尤其是在做傻事时),运气好至关重要,我对孩子的祈祷词包括‘祝你好运’……”

吃了蛋糕

妈妈,我们真幸运!

万圣节后是好野弟的11岁生日,吃了蛋糕后,好野哥问:“妈妈,我想要买火柴,可是路边摊没开,您可以载我去超市买火柴吗?”好野哥难得开口要求,我当然非常乐意满足他的愿望。骑摩多往超市的途中,我听后座的哥俩讨论着要找XX玩具,让我以为他们会在超市的玩具部逛半天,没想到他们却以“才进去就出来”的速度,各自拿着“战利品”付了钱,催促还在超市门口旁服装店东摸西看的我说:“好了,我们回家吧!”

走向停车场时,好野弟语带兴奋地表示:“妈妈,我们真幸运。还好路边摊没开,谢谢您带我们来这家(比较远所以很久没带他们逛的)超市,我们买的这一大包(内有10小包)火柴才3000(约90仙),路边摊一小包就卖2000(约60仙),所以我和哥哥各买了一大包(共20小包)……”回家的途中,只听后座的好野哥向他弟表示:要把新到手的火柴拿去学校卖给同学奥利佛,并算计着若每小包卖2000,他能获利多少。好野弟质疑道:“奥利佛自己可以到超市买便宜的火柴,你卖那么贵,他为什么要跟你买?”好野哥非常确定地答:“路边摊都卖2000,你不说,我不说,这家超市离他家那么远,他绝对不会想到要来这家超市买火柴的……”(我是透过他们的对话确认他们有一定的数学、推理能力与生财意图……)

买了火柴.

有一种过年放烟火的错觉

回家后,哥俩开始玩弹火柴棒的游戏,做事专注的好野弟靠本能很快就掌握了“百发百中”的技巧,耐心地指导他哥如何把手里的火柴弹出去时透过摩擦点燃火柴棒再让它飞出去的秘诀“你要轻轻地压牢再很快地弹出去啊……”但双子座个性难以专注的好野哥试了好多次,就是没办法掌握“轻轻地压牢再很快地弹出去啊……”看着好野弟所弹出的火柴棒在黑夜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让我有一种过年放烟火的错觉,深深觉得:这么考技巧的游戏,玩这个比玩(过年时常见的)丢地板“呯”一声的小弹药有意思多啦!

隔天,送哥俩上学时,摩多后座的对话还是持续在“卖火柴”这事上打转,到了学校门口,为了略尽母亲的职责,温馨提醒道:“你们千万别把事情搞大,出了事,我会很麻烦……”忽然想起敦君的分享,马上在放他们下车的例常表白“再见,我爱你……”之后,慎重地加了一句“祝你们好运……”我心里清楚明白:只要儿子们好运,我这妈就好运!

预备.

弹.
弹.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