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明周刊副刊

【好野人在乌布】浪漫小约会

時光荏苒,半年一次的返乡探亲行再次掀开序幕,当机场柜台的工作人员告知:“哇~您们的签证今天到期耶,要是再晚3个小时半登机,你们就得每人付约一百新币的逾期停留罚金啰……”是的,要到印尼旅行的朋友请注意,根据最新规定,逾期停留,每人每日罚金已从30万印尼盾飞跃到100万了哦!兴许是因为就差那么一丁点儿而不需缴付300万罚金这事让我深觉“好幸运!好幸运!”以至于看着哥俩熟门熟路地蹦向候机室的途中,心中不禁将上苍绝美的巧妙安排无限放大:天啦!我目前正处在人生最最美好的时间点上呀——乖巧懂事擅于自娱娱人的两个儿子只要我出张嘴皮子就能声控自如;皮包的现金用完时只要拿出卡片放进提款机按几个按钮就有白花花的钞票吐出来;自己正处在四十有五一枝花逐日盛开才智与魅力兼具的黄金年华,我真真真是太幸运啦!

Advertisement

把儿子他阿嬷哄得乐呵呵的!

独自一人带着哥俩搭凌晨的飞机飞往新加坡的隔天一早,睡醒第一件事是马上抄起电话联络三美妈商量“青梅竹马半年一小聚事宜”,三美妈说:“啊!我们今天早上有事,三点在植物园天鹅湖边碰面吧!”噢我的老天儿,竟然约在天鹅湖边耶,耳边马上响起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芭蕾舞剧音乐,此行回乡的第一个约会真是有够浪漫的。浪漫的约会敲定后,咱母子仨闲闲地跟着儿子他阿嬷出门散步买菜吃鸡饭逛超市买冰棒,把儿子他阿嬷哄得乐呵呵的,再慢悠悠搭地铁到好久不见的植物园去浪漫一下。

在植物园,五个青梅竹马一见面就像昨天才分手般地屁股一坐下就聊个没完没了,三美妈问:“台湾的叔叔阿姨都问你好不好,最近都在干嘛?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耶,总不能说你在当巫婆吧?你自己说吧!我该怎么回答?”我答:“你就说我都在玩呀!”三美妈再问:“咦!孩子的爸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一旁的好野哥原来都竖着耳朵听我们对话,忍不住摇头插嘴道:“我爸现在在马来西亚参加十四天不准说话、不准用手机、过午不食的内观(Vipassana),您可以跟台湾的叔公姨婆说我爸妈越来越嬉皮(Hippie)了!他们在乌布做嬉皮!” 嗯……老实说,“做嬉皮”应该比“做巫婆”更加容易被大众所理解与接受吧?

孩子已经在旧地重游忆当年了!

紧接着天鹅湖畔汗淋淋的草地闲聊后,我们转战250米处的Jacob Ballas儿童花园,好野哥手持沙池中的“挖土车”发表:“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我转头对三美妈说:“天啦!这些孩子已经在旧地重游忆当年了,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轮到我们带着孙子孙女来这儿“旧地重游话当年”了!”

浪漫的约会岂能少了美食划下句点?我们非常“怀旧”地顺着孩子们小时候游植物园的“必经路线”搭巴士到附近的小印度去吃超级晚餐,啊!那美味是乌布印度餐的100倍;那价钱是乌布印度餐的二分之一,吃完身心俱满足的晚餐后,还有小印度夜市可以逛透透,啊,回乡之旅第一天就这么精彩好玩,接下来的九天,真让人期待呀!

Advertisement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