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副刊

【喜有此李】“Motorola”

在報界打滾了幾十年,半個月前我終於脫離了每天上班的日子, “金盆洗手”退役下來。

我前後在《新明日報》、《通報》(後期改名為《新通報》)、《南洋商報》及《光明日報》工作,離開一家又即時投身另一家,從不間斷,每家服務都在10年以上。期間還包括早上兼職上班短短幾個鐘頭的《今日快報》(的確很“快”就“玩完”了)和《大眾晚報》。

處身於這文化傳播行業的數十年來,我擔任過編輯部各種不同職務,也看盡了報館操作方式的滄桑變化。最早的排字房是由排字工人依照手持的原稿,撿起條狀的鉛字組排成文章,因一直觸摸油墨仍未完全洗淨的鉛字被沾黑雙手,而號稱“黑手黨”。接着演變成以打字機打字,和用植字機製標題,印在紙上剪剪貼貼拼版。最後進化到直接以電腦打字排出整個版來,技術不斷在進步中。

外坡辦事處傳稿到總社,最初是由報車和飛機寄上,即時新聞則通過電話報來,外坡記者唸一句,總社新聞抄錄員寫一句。為節省長途電話費,抄錄員改為聽一句就以錄音機錄一句,錄完重新播放,把整篇新聞稿“聽寫”出來。後來有了傳真機,外坡記者可直接把寫好的新聞稿傳真過來總社。到今日的最新發展,則是以電郵傳來,或傳至總社的電腦系統,快捷得多。

我喜歡在報館任職,因每天接觸的都是多姿多彩的新鮮事物,絲毫不覺沉悶,可說充滿生趣。如今一旦脫離,不捨的除了工作,還有同事間深厚的情誼。《光明日報》戰友在“歡送大食會”上送我的除了手錶紀念品,還把這12年來我和他們合攝的照片輯錄起來,編排成一大幅以相架框起的彩照大全,每張還附上拍攝的年份。這份真摯的心意,和製作過程所費的心思心力,更令我感動莫名。

但縱有萬分不捨,還是要別離。我略改了《楚留香》的一段歌詞,道出此時此際的心聲:

聚散匆匆 莫牽掛

未記風波中當日勇

就讓浮名 輕拋世外

今朝我獨行 不必相送

記得上回我從《南洋商報》退休,而《光明日報》還未邀我過去幫忙時,有人問我下一步會到什麼地方發展,我說:“Motorola.”這家手機廠商跟我一路來從事的報業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真係“大纜都扯唔埋”,所以他們很詫異地問:“吓?去Motorola做什麼?”我說:“有什麼就做什麼,沒有什麼就不用做。”竟有人說:“嘩!有這麼好的‘筍工’?不如也介紹我去做啦!”

其實我只不過是在自我調侃,“Motorola”的諧音,正是廣東話的“冇得撈啦”。

“Rehat、Tidur、Makan”

想不到事隔多年的今天,我再次告訴同事和朋友我離開《光明日報》後的新落腳處是“Motorola”時,竟還是有人被耍,以為我真的要去這家手機廠商繼續打拚。

我又惡作劇的告訴一些朋友,除了“Motorola”,我還進入“RTM”。有人問:“去RTM翻譯新聞是嗎?因為以前有幾個《新通報》的同事,在報館關門大吉後,去了RTM當新聞組的翻譯員和編輯,有的還一直服務到現在,所以以為我也走上這條路。

但我所說的“RTM”,並不是“Radio Televisyen Malaysia”,而是指“Rehat、Tidur、Makan”,希望最後不會變成“Rehat Tunggu Mati”。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