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喜有此李】餐飲業獨門術語

香港人把印度人稱為“嚤囉差”,簡稱“阿差”;“差”與“叉燒”的“叉”同音,便將“叉燒”說成“印度”。“雞”早已成為“妓女”的代名詞,舊日廣東人把娼妓稱為“老舉”,所以“叉燒加雞”經過“扭橫折曲”的腦筋急轉彎之下,就變成“印度老舉”了!

在“煀燒鴨”(WhatsApp)收到老朋友傳來一段詹瑞文演的搞笑視頻,是食客致電到茶餐廳叫餐點,由接聽的樓面員工以香港式粵語把他所點叫的美食改用別具一格的餐飲業術語唸出,非常有趣。

Advertisement

那間餐室名叫“吳老黎茶餐廳”,“吳老黎”的諧音就是“唔老黎”, “黎”字唸成粵音的第二音,是“利”的變音字,就是“唔吉利”的意思,店名本身已經是一個笑話了。

顧客所點的“咕嚕肉要多汁”,茶餐廳員工說成“鬼佬肉多色”。大概是因為“鬼佬”講英語時,市井之徒一般上聽不懂,只聽到“鬼佬”一開口就“嘰哩咕嚕”,唔知噏乜,所以“咕嚕肉”就稱為“鬼佬肉”了。至於“多汁”為何變成“多色”,卻不明所解,可能只是“隨口噏”的吧?

“流晒汗嘅古天樂”

“叉燒雞飯加荷包蛋”變成“印度老舉生粒春”最妙!香港人把印度人稱為“嚤差”,簡稱“阿差”;“差”與“叉燒”的“叉”同音,便將“叉燒”說成“印度”。“雞”早已成為“妓女”的代名詞,舊日廣東人把娼妓稱為“老舉”,所以“叉燒加雞”經過“扭橫折曲”的腦筋急轉彎之下,就變成“印度老舉”了!“雞蛋”的粵語俗稱“雞春”,(該有聽過“雞春咁密都孵出仔”這句比喻“秘密守得再嚴終也會洩露”的俗語吧?)故此“加荷包蛋”就說成“生粒春”。

“菠蘿油、熱朱古力”竟說成“籮柚見到流晒汗嘅古天樂”。把菠蘿油麵包稱為屁股的代名詞“籮柚”,已極度搞笑。而古天樂把皮膚曬成健康的朱古力色才開始走紅,天氣一熱就會令人流汗,將“熱朱古力”化作“流晒汗嘅古天樂”,更充滿幽默創意!

“凍咖啡唔要糖奶”卻變為“凍屎飛沙走奶”。也許屎的顏色像咖啡色,於是便把凍咖啡說成“凍屎”,也未免太核凸了,你飲得落咩?不要糖和奶,就叫“飛沙走奶”,這種咖啡叫“齋啡”。記得以前一部電影《大富之家》,鄭裕玲演的老處女外號叫“齋啡”,可能是嘲笑她樣貌不夠甜又沒有好身材,因為又冇糖又冇奶也!

“加白飯”叫“加個靚仔”,因為白飯是“白雪雪”的,正如靚仔般“青靚白淨”。“白粥”則叫“靚女”,不知“潮州粥”是否會叫“汕頭靚女”?

大家都知道咖啡參奶茶叫“鴛鴦”,如果是一杯咖啡和一杯奶茶就叫“鴛鴦打散”,還原為各別一杯,似有“棒打鴛鴦”硬將兩者拆散的意思。檸檬加可樂叫“檸樂”,而“206”則是加了檸檬的熱可樂,源自其粵語諧音“熱檸樂”也!

點心中的蒸雞腳可以美其名為“鳳爪”,以前有一部《最佳損友》系列的港產喜劇,好像是《求愛敢死隊》,馮淬帆以一句“我鳳爪你個叉燒包”來罵女人,把這兩種點心作為“語言性侵犯”的攻擊性武器,帶有“施以祿山之爪”的恐嚇意味。

有些食肆伙計為顧客落單時,所寫的字白字連篇,只求快捷記錄下來,常用筆劃較少的同音錯別字取代正字,如把“飯”寫成“反”、“粉”寫成“分”、“蛋”寫成“旦”、“菜”寫成“才”,還有“牛腩”變“牛南”、“蝦球”變“蝦求”、“韮菜”變“九才”、“枸杞”變“九己”。“叉燒”寫為一個交叉“X”,“鵝”寫成“我”,所以“叉燒燒鵝飯”的簡稱“叉鵝飯”就直接寫成“X我反”,很易令人誤會那個“X”字是罵人的粗口,“X”到“我”“反”身倒地!

這雖然很好笑,但伙計也懶得管你笑他錯白字連篇沒有文化,因這根本就是餐飲業界本身一種最獨特的典型文化也!

(李系德臉書 Fan Page帳號: Facebook.com你係得嘅!)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