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喜有此李】爸都怕黑 不老地枯時

柔佛的Batu Pahat中文叫峇株巴轄,如果依粵語照字譯音,可以變成“爸都怕黑”——不單是屬於小女人的媽媽會怕黑,原來身為大男人的爸爸都一樣怕黑!

大馬各地城鎮的中文名稱,有些很優雅,但有些卻相當怪異,因為用上某種奇特(甚至“騎呢”)的字眼,令人印象深刻,一見難忘。

Advertisement

例如彭亨的Jerantut,中文叫而連突,用上“而且”的“而”,十分罕有,加上後面那個“突”字,總覺奇突和兀突,不過這也是其突出之處。

最不智的譯法,就是選用一個“笨”字。柔佛的Pontian,中文竟叫笨珍,還分“大笨珍”和“小笨珍”。小時候我鄰居有個小女孩叫阿珍,竟然無辜地被人借用此地名稱她為“笨珍”,真是無妄之災!

無獨有偶,吉打的Pendang中文竟叫笨筒;最怕被人誤寫為“笨桶”,那就變成笨蛋加飯桶,衰多幾錢重了!幸好後來大家覺得不對勁,把“笨筒”改為“本同”,洗脫愚笨之名,總算除笨有精。

柔佛的Sri Gading叫四加亭,好像一座涼亭;砂拉越的Selangau叫實蘭溝,好像一條水溝;同州的Sarikei叫泗里街,好像一條街;沙巴的Tawau叫斗湖,好像一個湖;吉打的Padang Serai叫巴東色海,霹靂的Bagan Serai叫峇眼色海,這兩處都好像一個海,但由於是內陸地區,根本沒有海!

ADVERTISEMENT

霹靂的Ayer Tawar,中文叫愛大華,名字很得體。不知此地是否有一間大華戲院,居民愛去大華看戲,所以才取名為“愛大華”?但這純粹是我憑空想像,應與事實不符。如果把Ayer Tawar按照其馬來文原意直譯為“淡水”,就跟台灣的港口淡水撞名了。

大馬最小的州Perlis,中文叫玻璃市。它明明是一個州,雖然大極有限,但無端端被縮小為“市”,似乎頗不是味道;不過卻可令人聯想到黎明和舒淇的電影《玻璃之城》,因為幕後有張婉婷和羅啟銳,使此片增添了浪漫情調。

兩個Serdang:沙登與西嶺

雪蘭莪的Serdang,中文名是依廣東話讀音譯為沙登,而吉打也另有一個Serdang,卻是依福建話讀音譯為西嶺。人家有“一國兩制”,我們卻是“一名兩地”,外國人來到,相信難以想像 “沙登”和“西嶺”這兩個讀音風馬牛不相及的地名,居然是出自同一個原字“Serdang”,實在無法理解!

柔佛的Batu Pahat中文叫峇株巴轄,如果依粵語照字譯音,可以變成“爸都怕黑”——不單是屬於小女人的媽媽會怕黑,原來身為大男人的爸爸都一樣怕黑!

吉隆坡的Kepong中文叫甲洞,檳城的Jelutong叫日落洞,兩地其實都沒有山洞(不像怡保有霹靂洞和三寶洞),但卻以洞為名,尤其是日落洞的意境特別美,令人腦中浮現起西斜落日的夕陽紅霞照耀在山洞的迷人畫面,正如毛澤東詩中的“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

檳城的Pulau Tikus,馬來文的字面意思是“老鼠島”,但中文地名卻依福建話譯為浮羅池滑,恍似一個游泳池的池邊長滿青苔,變得濕濕滑滑,真是大煞風景!如果“Pulau Tikus”依華語讀音來譯,可以變成“不老的故事”,或是充滿文藝氣息的“不老地枯時”——“縱使海枯石爛天荒地老,此情不老也不變”,更富詩意!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Tags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