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喜有此李】“偶兔”

我認識最久的“偶兔”,是幾十年前就已在華納公司卡通片集《Looney Tunes》出現的Bugs Bunny,中文叫“賓尼兔”,其特徵是有長長的耳朵,和兩顆大大的“兔仔牙”……

今年是癸卯兔年,新春期間很多人又在大玩“兔”字的諧音了,最常見到的是“兔氣揚眉”。如果將 “吞吞吐吐”也改為“吞吞兔兔”,豈不是鼓勵人們兔年吃兔肉,把那些可愛的兔兔都吞食掉?

Advertisement

儘管“吐”可化成“兔”,但“嘔吐”可不適宜硬改為“嘔兔”吧?莫非兔肉太難吃,吞吃了也要把它嘔出來?

兔子是如今新年最紅的“風頭躉”,令我想起一些在電影和電視片集擔當主角的著名兔子,足可稱為“兔明星”。假使把這些“名兔”奉為“偶像”,那麼那句“嘔吐”也可改寫為“偶兔”了。

我認識最久的“偶兔”,是幾十年前就已在華納公司卡通片集《Looney Tunes》出現的Bugs Bunny,中文叫“賓尼兔”,其特徵是有長長的耳朵,和兩顆大大的“兔仔牙”,最愛吃紅蘿蔔,經常妙語如珠,常說的口頭禪是:“What’s up, Doc?”慣常在一起的拍檔有Daffy Duck(達菲鴨)、Porky Pig(波基豬)及黃色金絲雀Tweety(翠迪鳥)。

據知後來還陸續出現好些著名的卡通兔子人物,如什麼“賤兔”(MashiMaro)、“米菲兔”(Miffy)等等,但我已逐漸成長為“老餅”,早已過了看卡通的年齡,所以對這幫新貴認識不深。

ADVERTISEMENT

八十年代有一部結合真人和卡通動畫角色演出的奇幻喜劇《夢城兔福星》(Who Framed Roger Rabbit),又譯《威探闖通關》。戲中的卡通明星兔子羅渣(Roger Rabbit)懷疑其風騷性感的妻子有外遇與人偷情,便聘請私家偵探偵查這“綠帽疑雲”……此片上映後,Roger Rabbit也走紅過一段時期。

至於中文兔子影片,我小時候曾到戲院看過唐滌生編劇,任劍輝和吳君麗主演的粵劇戲曲片《白兔會》,是有關五代時期後漢開國皇帝劉知遠與妻子李三娘的悲歡離合故事。李三娘在磨房產子時,淒慘到要用牙齒咬斷臍帶咁折墮,所以將兒子取名“咬臍郎”。母子分離後,少年“咬臍郎”因追逐一隻白兔而有緣重遇母親,大團圓結局。戲中沒有說他們有否烹煮了那隻兔子來吃掉,還是感恩之下把牠養在府中充當寵物?

“兔女郎” 最具代表性?

再談談兔的商品,中國出產一種著名的“大白兔奶糖”,這白色的牛奶糖質地柔軟,充滿濃濃的牛奶味,打開外層的蠟紙,內裡用薄薄的糯米紙包着,可把整顆糖連同糯米紙一起吃,以前我就常買這“兔仔糖”來哄小孩子。

美國時尚服飾系列品牌“花花公子”(Playboy),所用的Logo是一隻兔子頭的圖案,結着Bow Tie,象徵追求一種高品味生活風尚,展現紳士式休閒味道。

最受男士歡迎的,當然是“花花公子俱樂部”的飲料部女服務員“兔女郎”(Bunny Girl)了。這些性感尤物穿着露肩露背低胸緊身服裝,頭上戴着兔子長耳朵頭飾,屁股後面還有兔尾巴飾物。有些“兔女郎”也成為《Playboy》情色雜誌的模特兒,風情萬種,迷死“麻甩佬”。

若要選舉兔年最具代表性的兔子形象,“兔女郎”不知會不會砌低其他所有對手,獨占鰲頭,成為“偶兔”中的“偶兔”?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Tags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