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善言梁語】退場

不懂你有沒有印象,前首相敦馬哈迪於2012年曾和時任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因“退休論”而扛上呢?

當時,安華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稱,若民聯在大選無法取得政權,他“可能”退出政壇及重執教鞭。就此,馬哈迪形容安華“沒有用了”,應該立刻退休;結果安華又反嗆馬哈迪應該顧好自己兒子幾十億令吉的公司,還揶揄敦馬是乾淨領袖應懂羞恥。

Advertisement

兜兜轉轉,十年過去了。97歲的敦馬創辦了土著團結黨又創辦祖國鬥士黨,75歲的安華從公正黨實權領袖變成全國主席,兩人仍然活躍於政黨上,不退也不休。

除了兩人,年屆81歲行動黨元老林吉祥在日前宣布退休後,同一天晚上卻被委任為該黨資政,而卸任主席陳國偉則被委任為顧問。儘管他們並非卸任領袖受委的特例(黨創辦人曾敏興曾受委為永久顧問),但資政一職卻是新銜。

雖說行動黨陸兆福形容該黨全新領導陣容為“三代同堂”,但也引發一些批評,認為林吉祥受委資政之舉乃退而不休的做法,並有人形容此引退不漂亮。

回看2021馬六甲州選和2022柔佛州選,選民已用選票來表達他們的想法,甚至有分析得出如此結論:馬來人離開希盟、非馬來人不投票。

就算是過往在馬來社群民望極高的敦馬,其領導的鬥士黨在柔佛州選上陣42州席,結果全軍覆沒。公正黨更在馬六甲州選和砂拉越州選捧蛋,柔佛州選僅取得1州席。雖說行動黨在州選的成績不像公正黨和誠信黨那麼尷尬,但既然同坐一條船,那麼就有檢討的共同責任。

讓年輕領袖上位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公正黨的拉菲茲近日復出政壇,宣布將競選該黨署理主席,並推託只有安華具備當主席的資格。惟,無論安華是否繼續當主席,公正黨當務之急都需讓二線和年輕領袖上位,推動黨內外的改革。

如果一家三代的投票年代不同,卻有著同一批領袖的身影,這又藏著什麼訊息呢?我們人體需要新陳代謝,政黨亦然。不同的是,人體的新陳代謝是自然現象,但政黨的新陳代謝往往需要前輩的退場。

正如鐘潔包辦詞曲,並由中國歌手季彥霖所演唱的《退場》一樣,要做到乾淨利落的退場並不容易。無論是情場或政壇一樣,退場除了要有勇氣,更要有智慧。

“我做不到俐落的退場,你能不能別相信我會堅強。早知落得今日下場,故事開頭認命受傷。黑夜竟從來沒有如此漫長,想你煎熬要和我一樣。千萬不要只我孤獨消亡,裝的灑脫還誤會生性倔強。黑夜就從來沒有這麼感傷,酒精撕裂了靈魂挑逗著心臟。我真不捨得用那寂寞過剩,戳破你以為的高明伎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梁洁瑩)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