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善言梁語】白玫瑰

“白如白忙,莫名被摧毀,得到的竟已非那位。白如白糖,誤投紅塵俗世,消耗裡亡逝。但是愛驟變芥蒂後,如同骯髒污穢不要提。沉默帶笑玫瑰,帶刺回禮,只信任防衛……”

這首《白玫瑰》是由李焯雄作詞、梁翹柏作曲,並由香港歌手陳奕迅演唱。雖說白玫瑰的花語代表純潔與天真,甘心為所愛的人付出所有,但這首歌的歌詞卻偏偏那麼諷刺。

Advertisement

就如歌手王力宏日前在社媒貼文回應離婚一事的第一句,“靚蕾和我的私生活很簡單很單純,所以不會再回應任何媒體”,結果卻被前妻在社媒的自白信爆料其私生活一點也不簡單不單純,煞是諷刺。

作為一名全職媽媽暨在職媽媽(我在2016年開始居家辦公),看了李靚蕾的控訴,尤其是身為家庭主婦的部分,更是心酸。其實,我並不喜歡用“家庭主婦”(housewife)這稱呼,我倒認為北歐使用的“持家人”(homemaker)才更恰當。沒有持家人,家才不成家。

“無論是過去或是現代女性,她們選擇為家庭全心付出、當家庭主婦,雖然實質上屬於無酬工作。但,這只是家庭成員角色的分配,也是家中重要的支撐,甚至是一個全年無休, 24小時多重角色(例如:保姆/老師/打掃阿姨/司機/總管/伴侶/特助等工作)。”

她所說的,“工作薪酬加總計算,加上以你的能力不外出工作的機會成本,這應是所有家庭主婦透過自己努力應得的薪酬,不該是被贈與或施捨”,相信也戳中了很多家庭主婦的痛楚。

愛別人要先愛自己

這封信不僅讓一名優質偶像塌方,也凸顯了所謂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不平。持家人雖沒有經濟收入,但付出絕對不亞於賺錢養家的另一半,甚至更多。如果沒有持家人的持家與分擔,犧牲了自己的事業和青春,另一半又如何安穩且無後顧之憂去打拚?

最糟糕的是,很多人仍然以為家庭主婦的工作很容易,但其實每天要應付不同的狀況及教養問題,少點愛與耐心都不行。我見過有些家庭主婦被伴侶認為不事生產,連買一包美祿或奶粉給孩子也要仰人鼻息、看人臉色。也有些家庭主婦為了省錢,不捨得花錢保養和置裝,結果被伴侶嫌棄是帶不出門的黃臉婆。

這也是為何我堅持要身兼全職媽媽和在職媽媽兩個角色,而不是選擇其一。儘管身心疲累,經常要在孩子熟睡的凌晨爬起來寫稿和翻譯,但卻能在陪伴孩子成長的同時,也能擁有自己的事業和經濟獨立。

女人啊,愛別人之前,記得一定要先愛自己,像多刺的玫瑰艷麗卻懂得保護自己!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梁洁瑩)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