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評副刊

【善言梁語】從髮禁看教育

一名媽媽在網上批評老師剪學生頭髮的行為過時,並建議請理髮師處理;結果網紅老師貼文回懟“你以為你孩子是王子嗎?”

這名媽媽在網上上傳一則學生被老師剪頭髮的視頻,並貼文表示自己的心痛,認為這樣的情況應該改變,並提出校方理應請理髮師到學校,再由學生自己付錢及付款即可。

Advertisement

網紅老師莫哈末法迪裡則認為,校規早已列明學生頭髮長度,那麼學生既然要在學校讀書就應遵守校規,畢竟就算是私人學校也會有各自的校規,除非家長讓孩子在家自學,那麼就可自行擬定所有規則。

說起髮禁這回事,一般都和統領、紀律和區別政策有關。以明末清初時期的清朝統治者強令“剃髮易服”為例,滿人為了同化漢族及南方少數民族的男性而提出“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的政策。儘管此民族文化認同政策受強烈反對,但朝廷堅持以血腥鎮壓,結果被歷史記載為“清初六大弊政”。

就算是300多年後的現在,髮禁仍然是個爭執不休的課題。以台灣為例,儘管在1987年已名義上解除髮禁,但時任教長杜正勝到了2005年要求全部公立學校在當年9月開學時徹底解除髮禁,仍然遭到許多教師的強烈反對。

力挺和反對的髮禁的人士各有立場和看法。力挺者認為這是統一、紀律和觀感形象,反對者則認為任何髮型都不影響學習,而且解除髮禁能培養孩子的自律、創造力,這種自由也能在孩子的心理層面上加深他們的自我認知。

髮禁沒有對錯

記得我在中學時,就曾被紀律老師剪髮,還試過只剪了一半,要我頂着那頭醜陋之極的頭髮到放學回家,回到家還被爸爸媽媽罵一頓呢!

當年的情景放在現在,相信不少家長都會認為這是在羞辱孩子,讓孩子的心理層面留下陰影。那我覺得羞不羞?當下肯定羞,但轉個角度看,當時被如此對待的學生不只是我一人。更重要的是,在那一次以後,我知道自己的事要自己負責。

無可否認,校規和紀律是應該遵守的,但如果家長或學生認為所謂的一些校規和限制是陋習,我們應該教導孩子用正確管道去反映和爭取,比如在家協大會探討髮禁。台灣人本教育基金會在髮禁課題上就曾鼓勵學生嘗試與校方對話,或對外尋求外援,將反髮禁提升為公民教育層次,讓校方了解:學生可以管理自己的頭髮。

每一件事都是機會教育。家長如何在尊師重道與表達自己(挑戰權威?)間拿捏和平衡,其實就是給孩子最好的身教。髮禁對錯,純粹只是觀點與角度問題。

(梁潔瑩 ‧ 自由工作者)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