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冷行業有故事】心存善念 百無禁忌 讓往生者美美走

古語有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生帶有陰陽眼的遺體化妝師雷淑萍克服恐懼感,落力為往生者化妝,讓往生者得以漂亮上路的善行,便曾讓她得以逃過車禍,進而保住性命。不過,天生善良的她並非為了得善報而從事這門行業,她說,她希望自己能為往生者盡最後一份心意及努力,而她從事這門行業的成就感,也是來自於此。

Advertisement

現年28歲的雷淑萍性格開朗,令人難以聯想到她是一位經常近距離接觸遺體的化妝師。

2009年,當時年僅17歲的雷淑萍剛剛高中畢業,即投身保險行業,但她後來因本身對保險行業缺乏興趣,而進入殯儀行業。

2010年,她因對遺體化妝師的工作感到好奇,而決定轉當遺體化妝師,並前往富貴集團總行學習化妝技巧,為時約一個月。

學最新化妝技巧

“接下來的每一年,我都會重返富貴集團學習最新的化妝技巧及防腐技巧。”

她披露,她剛開始加入殯儀服務行業初期,父母無法接受,較後,她對母親說,她平日將會把自己打扮成美容師的模樣,不會讓人輕易感覺她是遺體化妝師。

“我對母親作出這項承諾,主要是希望母親不要擔心我的工作。”

雷淑萍披露,雖然她天生帶有陰陽眼,但她的父母和女兒卻沒有陰陽眼,因此,她相信她的陰陽眼並不屬於遺傳。

她說,她12歲那一年,一度因為一直看到鬼魂而生病,過後,母親帶她到廟裡“關掉”陰陽眼。“當時,不只是我看得到鬼魂,學校的校工也同樣看到鬼魂。一般鬼魂都沒有腳,而且是朦朦朧朧的。我每次看到鬼魂後都會生病,如發燒、不能走,甚至是身體乏力,不過,我所看到的鬼魂都未要求我為他們做事情。”

她披露,她年幼時,曾有鬼魂隨她回家,過後,家人便帶她到廟裡向神明求助,並替那鬼魂完成心願,後來,那鬼魂就再也沒有出現。

詢及她當時如何得知有鬼魂跟她回家時,她說,她能感應到他們的存在。

此外,她說,她過去在替一名往生的老婆婆化妝後,便在回家途中發生車禍,當時,她的轎車一面打轉一面撞向分界堤,從後來了很多轎車,但她的轎車卻突然停下,從後而來的車子也沒撞上她的轎車,只是打燈示意她開走轎車。

“當時,我能感覺到這名已往生的老婆婆就在我身邊,而我也相信,這位老婆婆的魂魄是因為我做了善事,包括替她的遺體化妝而救了我。”

接觸遺體

除了化妝兼做司儀

已接觸超過200具遺體的雷淑萍說,殯儀業的工作多圍繞在喪府、太平間、火化場、墳場、骨灰塔等,而從事殯儀業工作者,每天不是與死者家屬打交道,就是與遺體接觸。

“除了與遺體接觸,為遺體化妝,我平日還身兼司儀,幾乎每天都得替人辦理喪事。”

她披露,華人在應對白事方面有很多禁忌,但她在接觸遺體化妝師的工作後,即變得百無禁忌,無論白天黑夜,只要喪府有需要,她總是隨傳隨到。

“在過去9年期間,我接觸過無數的遺體,有者死狀恐怖、遺體腫脹或腐爛,有者則臉容安詳。”

先打粉底

墜樓溺斃較難上妝

雷淑萍說,替遺體化妝與替活人化妝有共同點,即兩者都得先打粉底再上妝。

“不過,一些已經往生多天的遺體,又或是死於溺斃或墜樓者,通常都會比較難上妝。首先,我們需要瞭解往生者的傷口及病情。如因患癌症而逝世的往生者的遺體較易發黑,因此,在替他們打粉底時,必須下一點功夫。”

她披露,替遺體化妝時所用的化妝品與一般人常用的化妝品相同,只不過前者添加了一些化學品。

她也說,凡是死於墜樓、溺斃的死者,他們的遺體會比較難上妝。

“一般上,我們必須先替這些遺體縫針後,再補上一層膏,但若遺體脫皮太嚴重,我們就不能再替他化妝。”

像在睡覺

老人妝容比較慈祥 

雷淑萍披露,年輕遺體的妝容與老人妝不同,一般上,老年人的妝容會比較慈祥,讓她們看上去更像是在睡覺,而年輕遺體的妝容則多是根據其膚色,以及其生前愛好,在口紅及粉底上作改變,好讓他們的妝容顯得比較年輕。

她說,她曾接過一項個案,案中的人士因在印度發生奪命車禍,而被運返檳城。

“相信當時是因為印度的科技還不發達,導致死者的遺體在被送抵檳城時已開始脫皮,使得我們無法替他上妝。當時,我們想了很多方法,但最終都行不通,最後只好直接封棺。”

她披露,一般遺體若存放了兩三天才化妝,其皮膚多會變得比較難上妝。

此外,她說,吉隆坡富貴集團的公司裡設有一間更衣室,以便遺體化妝師可以在此為遺體化妝。不過,由於大部分檳城人都無法接受這種做法,所以,化妝師都是直接到喪府處理往生者的遺體,然後直接在喪府替往生者更衣及化妝。

只做一次 化妝更衣需45分鐘

雷淑萍替每具遺體化妝及更衣一次,大約需時45分鐘。

“我們只能替遺體化妝一次,且不可在還未出殯前補妝,因此,我們必須瞭解往生者停放在殯儀館多久,且針對他們的病情及生前所喜愛的妝容下手。”

她披露,一名來自檳城的愛美老婆婆在吉隆坡往生後,其遺體被運返檳城時已是凌晨2時許,當時,她獨自一人在峇都眼東殯儀館替這名老婆婆更衣及化妝,突然,老婆婆的眼睛一直動。

“我馬上觸摸老婆婆的心臟,然後請老婆婆不要嚇我。”

她說,她當時正在替老婆婆的遺體畫眼睫毛,接著,她馬上請老婆婆安心,並在心裡反問老婆婆是否在向她暗示一些甚麼。

“我當時感覺老婆婆的靈魂就在我身邊,但我卻不感到害怕。”

膽大心細 觸碰遺體不感害怕

雷淑萍第一次接觸遺體時,曾一度感到害怕,但當她戴上手套、口罩及衣服進入太平間,並把遺體從冷凍庫拿出來後,她的老師就拿她的手去觸碰遺體,而她當時只覺得這些遺體冷冰冰的。

“後來,我告訴自己,既然我要在這一行發展,那就不能害怕,過後,我也就不再害怕了。”

此外,她說,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勝任這份工作,而過去就曾有一名女子前來應徵,相信她當時是因為不適合這份工作,而在半途離開。

“從事這份工作者不但需膽大心細,同時也必須尊重往生者,不能對往生者不敬。”

她披露,之前曾有一名員工因對死者不敬而被解僱。由於每個人只有一對父母,且在父母喪禮過後,任何人都將永遠無法再見往生者。

免嚇壞人

不替往生者化濃妝 

雷淑萍披露,每一次替往生者化妝之前,她都會先向往生者的家屬瞭解往生者生前所喜歡的妝容,然後再下筆。

“大部分時候,我們都不會替往生者化濃妝,因濃妝會讓瞻仰遺容者嚇一跳,而我們多會把往生者的妝容化得很慈祥。”

她披露,過去曾有一位老婆婆因細菌感染而逝世。“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一般上不能替該名老婆婆上妝,但為了完成其家人的心願,我們只好替他化妝。”

“當時,老婆婆的女兒拿了一張老婆婆生前參加宴會的照片,並希望我們能根據照片的妝容替老婆婆化妝。”

她說,當時,她替老婆婆打上棕色粉底,雖然這粉底的顏色很接近老婆婆皮膚的顏色,但其女兒卻不滿意,並要求她替老婆婆的遺體化出與照片中一模一樣的妝容。

“雖然我們完成了老婆婆的女兒的心願,但我們事後卻上香向老婆婆道歉,因為這已違背我們的良心。”

逼走陰氣

上妝後到外曬太陽

雷淑萍說,有一次,她替一名老公公化妝後,因當天工作太忙,以致她在上妝前忘記跟公公聊天,過後,當她趕往另一個案件的途中時,該名老公公的靈魂竟坐在車裡。

“當時,我並不感到害怕,並馬上向公公道歉,同時要求公公安心及不要有牽掛。”

此外,雷淑萍在出任遺體化妝師一職後,即通過書籍瞭解一些常識,包括為遺體上妝後,就需到外面曬太陽,以把陰氣全數逼出來。

她說,遺體化妝師在上妝前必須先洗手,而且需要戴上口罩、手套、束頭髮,以及穿上工作袍才能進行日常工作,待往生者出殯後,她也會帶着兩名學徒一起曬太陽。

她指出,遺體化妝師的臉色相較於一般人顯得比較黯淡,雖然一般人看不出來她的職業,但若有朋友問起,她也會如實相告。

“我身上既沒有佛牌也從不避忌,即使當年舅舅在大年初一往生後,當時正在懷孕的我仍舊前去幫忙。”

她說,目前,大馬防腐屍的技術仍欠佳,且藥性非常強,甚至會傷害遺體化妝師或禮儀師的健康,因此,她希望能把台灣殯儀業的技術帶到檳城。

說明工序 

對往生者恭恭敬敬

雷淑萍呼吁殯儀業的業者及員工尊重每一名往生者,她說,一般上,殯儀業都會安排2名男員工替男性往生者更衣,並安排2名女性員工替女性往生者更衣,然後再由化妝師替往生者化妝。

“每個往生者就像是我們的親人,因此,我們在替往生者上妝前,都會與往生者說話,或會向往生者說明工作人員接下來所要做的工作。若看到往生者的神色欠佳,我們多會‘勸’他們不要擔心,不要牽掛,並‘勸’他們放下。” 

她披露,有一次,她替一名往生的老婆婆化妝時,老婆婆竟不停流淚。

 “當時,我便‘勸’老婆婆不要擔心,也不要牽掛,同時也勿擔心孩子,並請她一定要放下,接着,她的眼淚立刻停止。”

 

雷淑萍(28歲)

天生帶有陰陽眼,17歲高中畢業後投身保險行業,但她後來因本身對保險行業缺乏興趣,而進入殯儀行業,最後成為州內少有的遺體化妝師。她目前在檳城富貴企業上班。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2 Comments

  1. 您好,我叫Alice。请问您有收化妆学徒吗?我是认真的,不知有这个机会吗?谢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