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即時國內

【健康思維基金案】扎希:怕被反貪會調查 “3國議員跳槽土團自保”

(吉隆坡28日訊)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他涉及的健康思維基金會的47項貪污、洗黑錢及失信控狀中出庭自辯供證時揭露,據他所知,在第14屆全國大選獲勝的54名巫統國會議員中,有3名國會議員為求自保而加入土團黨,以擺脫反貪會調查。

暗指瑪絲 慕斯達法 諾阿茲米

Advertisement

今天是阿末扎希為其涉及健康思維基金會的47項貪污、洗黑錢及失信控狀案件出庭自辯的第八天,他在證人欄宣誓供證,接受代表律師阿末再迪的首要詰問時指出,3名從巫統跳槽到土團黨的國會議員分別是馬日丹那區國會議員(拿督瑪絲艾米雅蒂)、日里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慕斯達法)和峇眼色海區國會議員(拿督諾阿茲米)。

他說,據他所瞭解,這些國會議員或許是出於害怕被反貪會調查,想要自救而加入土團黨,成為希盟政府的一員。

他以不點名的方式指出,第一人是馬日丹那區國會議員,也就是現任首相署副部長(瑪絲艾米雅蒂)。

“據我瞭解,當時這名國會議員受委託處理選舉基金,但這筆錢並沒用於推動巫統女青團選舉機制。相反的,這名國會議員將這筆錢用於個人目的。”

阿末扎希指出,第二人就是吉蘭丹日里區國會議員(慕斯達法),在大選之前,這名議員是巫統吉蘭丹區部主席。

他說,這名國會議員受委託處理巫統吉蘭丹選舉機制,部分資金應用於後勤工作,以使居住在巴生河流域或在當地工作的選民,返回吉蘭丹投票。

他指出,他被告知,共3000萬令吉並沒有用於後勤事務上。

主控官:挪用資金供述無根據 “不應接納扎希證詞”

主控官拿督羅茲拉副檢察司打岔表示,扎希供稱有關挪用資金一事,聽起來像是道聽途說,認為法庭不應該接納有關證詞,除非傳喚扎希在庭上提到的人出庭供證。

他說,證人的供述應該受到約束,有關毫無根據的主張和道聽途說的供述,不應該被法庭接納。

扎希代表律師鄭寶德說,法庭應該批准其當事人作出此供述,因為有關證詞與聲稱政治迫害(political persecution)的供述有關,而控方可以在過後的陳詞時對相關供述提出異議。

他說,其當事人已經在證人欄宣誓要道出真相,應該給予其當事人平台和空間來闡述其抗辯,無意對控方造成損害或做出不良行為。

促扎希別太過偏離案情

承審法官拿督科林勞倫斯隨後批准扎希繼續供證,允許後者稍微偏離案情,以完成其供述,同時他也要求扎希不要太過偏離案情。

“我會在最終階段考量是否接納有關論述。”

“峇眼色海區撥款現舞弊” 扎希:我有證據 

在午休後,阿末扎希進一步說,第三人就是峇眼色海區國會議員拿督諾阿茲米。

他指出,作為一名議員,諾阿茲米獲得了選區撥款,但一些文件顯示,諾阿茲米並沒將撥款用在正確的用途上。

他說,諾阿茲米在使用選區撥款方面出現了舞弊行為,後者擔心會受到調查和起訴。

“我知道他(諾阿茲米)也決定加入土團黨。”

他指出,對於在宣誓下供出上述3名人士,他聲稱自己是有證據的。

“因為當時在納吉卸下巫統主席職後,我被賦予責任履行黨主席的職務。”

阿末扎希指出,因此對於上述所提及的事情,他是有掌握證據的。

扎希:曾與敦馬會面  “他要求我解散巫統” 

另外,扎希也在庭上透露,大約在2018年6月期間,他與前首相敦馬哈迪會面時的談話內容,馬哈迪當時要求他從巫統跳槽到土團黨,以及要求他解散巫統。

阿末扎希說,在該會面上,馬哈迪對他說,巫統已經沒有未來,馬來選民已經拒絕向巫統投票,國陣也已經被埋沒,13個國陣成員黨減至剩下4個,要求他從巫統跳槽至土團黨。

“他(馬哈迪)說巫統已無法取得人民的信任,巫統已經無關緊要。他還說,巫統是強盜、貪污,也是一個骯髒政黨,而這些談話我至今仍記得。”

他說,由於巫統沒有未來,因此馬哈迪要求他以馬來人的名義解散巫統。

拒馬哈迪解散巫統要求

“他(馬哈迪)忘記巫統,因為巫統太骯髒,但我拒絕加入土團黨,不僅如此我當時也拒絕根據馬哈迪的要求解散巫統。”

“我不想加入土團黨,我也拒絕解散巫統,原因是我作為巫統主席,賦予委託履行管理巫統的職責。”

“這是當時我口里說出來的話和句子,我向馬哈迪好言說道,我不願意巫統在沒有墓碑的情況下被埋葬。”

他說,巫統自1946年成立以來一直是其信仰(kepercayaan),因此他不想要加入土團黨,若巫統在他的領導下解散,他的墳墓也會被淹沒。

“他(馬哈迪)問我為何會被淹沒,我當時回答,380萬名巫統黨員會來我的墳墓並在我的墳墓上撒尿,形成洪水把我的墳墓淹沒,因此我不願意讓巫統就此埋沒,去加入土團黨。”

不跳槽不解散巫統被威脅

阿末再迪在午休後詢問扎希有關2018年6月與馬哈迪會面後所發生的事宜。

扎希說,在2018年6月與馬哈迪的會面後,他就被人威脅,因為他不跳槽到土團黨以及不解散巫統。

“在這之後,(2018年)9月我將此事帶到巫統5名最高領袖與他們商量,巫統5名最高領袖分別是黨主席、署理主席和3名副主席。”

他說,巫統5名最高領袖決定繼續作為反對黨,並且同意由他擔任國會反對黨領袖。

他說,他在2018年10月18日正式被提控,意即在巫統和國陣成為反對黨的5個月後他被提控,而他當時放棄了在國會擔任反對黨領袖的職位。

案件將於明日上午11時續審,扎希將接受控方的交叉盤問。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