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Facebook Instant Articles即時副刊

【你好!巴生南區老字號-3】美食傳數代味美情更濃

要全面的介紹巴生南區舊街,不能遺漏美食餐館,把舊街的美食篇章掀開,是一家一家從上個世紀就啓業下來的美食基業,每一家餐館都有她動人的故事,是一個可以流芳百世的樂章。

老街老店 {中國酒店}

Advertisement

體現一個馬來西亞精神

提起巴生旧区的中国酒店就像看见巴生的地标,大部分人尤其是喜欢追寻美味的人士,都似乎尝过他的海南美味和南洋风情,这间从1940年开始经营的祖传家业,如今已经延续到第四代。

中国酒店创办人之一符和玲是来自中国海南岛的船员,在1940年随英国船来到巴生,靠岸下了船之后就决定在巴生落地生根,他更和5名朋友在旧区创立了中国酒店,把海南美食发扬开来。唯他万万料不到,这一个举动和决定,竟然会在日后花开满地,芬芳满园。

延续80年味道 斤两十足

符和玲的孙女符美玫回溯这栋三层楼建筑物,当年一楼是咖啡馆和酒吧,二楼是餐厅,三楼则是酒店。“由于祖父在船上为英国人煮食,自然就把英国和本身的海南风味引入,所以在这里可以吃到英式早餐,英式面包、半生熟蛋、牛扒、海南咖啡、海南炒面及海南鸡扒等等。”

符美玫的父亲是一名老师,所以较少接触中国酒店业务,符美玫在17岁毕业后就为祖父工作,开始她这大半辈子的精彩,可以说她完成学业后的岁岁月月都是在中国酒店发生与成就的。

不会冲咖啡?就学呀,站在老师傅身旁细心观看,再一杯一杯细细冲出来端给顾客;不会煮咖椰?也学呀,看如何将姜汁、蛋、糖、椰浆等材料煮出香喷喷甜中带姜味的咖椰;被热水烫伤?那你下次就小心一点吧。

符美玫就是这么一步一脚印编制出自己的梦想,也延续了中国酒店的祈愿。“可惜后来因为各种因素,酒店没做了,餐厅也关了,就只剩下咖啡馆还在经营。在2000年我们连酒吧也不做了,纯粹经营咖啡店。”

中国酒店80年来屹立不倒,甚至顾客越来越多,自然有他的强处和因素,“我们是延续了80年的老味道呀!咖啡香不变质主要是因为这是80年的传统配方,咖啡豆、糖和牛油的比例从来不变,连为我们炒咖啡豆的家族也是第二代传人,所以顾客才可以喝到那黄金比例的香浓美味咖啡。同样的,咖椰的用料比例也是从来不变、不减,口口都是十足斤两。”

中国酒店另一个让人感动之处,是除了负责人不变,材料不变,甚至连顾客也没有变。当年习惯来叹茶的祖辈,现在换着带孙子来吃面包喝咖啡了。这,就是透过食物延续的感情,透过感情延续的未来。

如今中国酒店的曾孙也加入了祖业发展,把业务扩展到购物广场里头去,希望为中国酒店开拓另一片天空。

中国酒店是一个充分展现出一个马来西亚的咖啡店,各个族群顾客不分彼此,在一个屋簷下共享美味,在交织着谈笑声,杯子碰撞声,飘散着咖啡香,面包香的中国酒店内,海南风味南洋风情是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老街老店 {葉記}

如果要介绍巴生旧区的叶记,姑且不论它售卖的香蕉叶饭有多美味可口,沙梨酸梅水有多诱人解渴,就单纯的从叶记华人老板和印度香蕉叶饭摊主的三代情谊为出发,就已经是一篇很耐听且动人的故事。这一段故事在二战时就开始,延续至今时今日还未结束。

光看门口上的黄底红字的“叶记”招牌就知道是华人餐厅,但妙就妙在顾客一想到叶记就只记起它香喷喷的印度香蕉叶饭,是不是觉得一头雾水呀?原来,叶记是一家华人开的餐厅,茶水是华人老板负责,香蕉叶饭只是他的租户,是由一名印裔同胞经营。

要追溯叶记的往事,就必须聆听叶记现任负责人,也就是叶记的第三代传人叶明耀的现身说法才最清楚。

浓香香蕉叶饭 食客最爱

叶记是由叶明耀的爷爷叶文登所创立,来自中国福州的叶文登在四十年代前来巴生,落户后就和几个朋友共同开了中山咖啡店,咖啡店甫开门做生意,就已和香蕉叶饭摊主肩并肩,一起共进退了。

“这么多年来,香蕉叶饭也是由同一个家族经营,和我们叶家一样是从第一代开始,他的第一代是从印度过来。”

合作关系数十年如一日,情谊建立起来,就乐得自在无牵无挂。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大家的祖父开始联系的合作关系,完全没有签下任何协议或文件,大家只是口头上的一句合作愉快,就一直延续至今时今日。

早年,叶文登还开设另一家咖啡馆,就设立在如今已经被拆除掉的天桥底下,店名叫汉春兴茶室。“我的父亲叫叶用历,原本与祖父一起经营汉春兴,茶室被拆除之后就和祖父搬过来中山咖啡店,中山的名字一直延用到七十年代才改为叶记。”

叶用历用心经营叶记,当年一样是售卖茶水,店内的香蕉叶饭同样由摊主的第二代经营。叶明耀在1987年接手叶记生意,三十多年过去了,生意依然,香蕉叶饭合作伙伴依旧。

“我们可以说是三代的朋友了,这已经不再是屋主和租户的关系,反而像朋友多一点。大家同在一个屋簷下找生活,如果有不满意或冲突就大家让一步,和和气气最重要。”

每到午餐时间,各大民族都喜爱光顾的叶记座无虚席,印裔、巫裔和华裔同胞大家找到位置就坐下,印裔员工先给顾客铺上一张新鲜的香蕉叶,在绿色叶面上盛上热腾腾的白饭,淋上橘黄色的浓稠咖哩酱汁,配以炸至橙褐色的多汁香酥鸡肉,软嫩的炒包菜和脆饼片,一顿美味即将进攻味蕾。食毕喝上一杯叶记华裔老板的招牌沙梨酸梅冰,为丰富的一餐画上完美句号。

叶记会不会有第四代接棒一直是人们感兴趣的事,然而叶明耀一点也不担心,他当然希望孩子能继承祖业,但又不想过于强求。一切随缘吧,就像祖辈那样,不也就是缘分让华印两家人几十年连接在一起,成就一番事业,留下一段佳话。

老街老店 {潮興飯粥店}

号称巴生第一家冷气酒楼的潮兴饭粥店,当年是从在小贩中心售卖潮州粿条汤起家的,创办人陈海德也曾经挑著担子沿街叫买,这一步一脚印,流了多少汗水和心血,才得以在1953与友人合资置业,为自家餐厅落户于巴生旧区,进一步站稳餐饮巨头的美誉。

来自中国潮州揭阳的陈海德的餐饮蓝图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在小贩中心售卖潮州粿条汤、自打鱼丸等美食而开启的,老人家的能力及才智了得,看准了当时小贩中心内大部分是面食或肉骨茶,毅然推出了潮州美食──潮州粥和饭,提供别具一格的餐饮选择。

后来老人家存够了资金,便与友人在巴生旧区买地置业,在餐饮领域大展拳脚。初时的潮兴除了粥饭类,更是六十年代巴生第一家冷气酒家,风光无限。

“当年的潮兴的地位等同现今的喜来登酒店,能在这里摆酒席,是多么威水和风光的事。4层楼餐厅金碧辉煌,来办酒席的都是巴生有名气的人,结婚呀、生日啦,热热闹闹,缤纷灿烂。”陈海德的孙女陈宝玲娓娓道来。

陈宝玲目前和母亲谭秀梅依然掌管著潮兴,但餐饮范围已经精简,只是售卖潮州粥而已。

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是潮兴最辉煌的年代,据闻当时员工吃饭就有4桌人,1桌以10人计算,单单伙计就有40人了,这还不包括摆酒席时请来的临时员工呢!

“在八十年代,潮兴是我父亲陈锦城和母亲负责当大厨,由于酒楼餐馆越开越多,我们也就缩小营运,专卖肉骨茶和潮州粥。当时附近一带都是银行、股票行和律师楼,十一点多午餐时间来临之际,生意是滔滔不绝,店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缩小生意范围 名气不坠

陈宝玲年纪小小就在餐厅里帮忙,从收拾杯杯碟碟,为客人拿冰块做起,也就不知不觉的一只脚踩入了家族生意。

直至90年代开始,巴生屋业发展都往外伸展,各个花园住宅也建立了各自的社区和商业中心及商业模式,市民不必远去市中心才能办事,而这一连串的发展造成了市中心越来越受冷待,走向了平淡。

无论如何,经过岁月洗礼的潮兴并没有被淡忘,虽然生意范围缩小了,但其当年响当当的名气却还是留存下来,这一点你可以从周末时日,一家大小三代同堂或四代同堂,欢欢喜喜到来光顾并享用美食看得出来。

众人喜欢的除了是潮兴的古早滋味,或许还包括了坐在没有华丽装饰的白色餐厅内,享受那一片宁静和回忆昔日的风光往事。就听爷爷和奶奶讲一段他们当年在潮兴举办婚礼酒席的幸福往事吧……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