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家風景】離家

養了滿兩年的母貓班妮離家已快一個月,不見貓影,不知是生是死。每次看見牠留下的一公一母的孩子,心裡有些感慨又有點難過。我不見得多喜歡親近動物,但總算是餵養了兩年,多少有點感情,突然不見蹤影,心裡很牽掛。

Advertisement

牠是自來貓,產後幾個月就帶牠去結紮,以杜絕貓患。日前朋友在社交平台上寫了一小段文字,說貓咪若未結紮,4年之內可以繁衍出兩萬零七百三十六隻貓來。這是科學家推算出來的數字,貓咪的繁殖速度很驚人,母貓一年能生4次,每次能生三五隻幼貓。貓咪的孩子再生孩子,如此一來,子孫必定眾多。

儘管生產眾多,貓咪還是沒辦法以龐大的子子孫孫統治世界,能活過兩三年的街貓、野貓可能並不多,很多貓咪來不及長大就因為各種原因離世,比如躲不過車子、人類的毒殺、不同物種之間的打鬥、疾病等。而經常被蟑螂問題困擾的我想,真正能統治世界的可能是打不死的蟑螂而非貓咪,畢竟蟑螂的繁殖速度更快,且用盡各種方法都殺之不絕。

結紮後變得很胖

話說回來,班妮跟孩子都是半街貓,並不能算是真正圈養起來的家貓。牠們自由來去,一日兩餐回來用餐,其他時候常常也是不知到哪裡快活去。其中小公貓在外混得不好,常常一身傷回來,這半年已經鮮少外出,白天都在院子睡覺。牠們總是能踩着時間點準時回來在門口喵喵叫,等着開餐,即便是我們出門旅行數日,回來當天牠們必定能準時報到。

因為習慣了牠們的存在,班妮幾天沒出現也是曾有過的事,一開始並不以為意,等差不多4天沒見到牠,才想着牠是不是遭遇不測,還是另投明主。我們在社區內一圈圈地找,到後巷查看,都沒看見牠的蹤影。

班妮也常常到隔幾家的馬來鄰居處睡覺用餐,因此特地過去詢問鄰居先生。鄰居先生說他孩子給班妮取名阿月,特別愛吃煎香的魚肉,的確好幾天沒見到了。但他家的貓咪來來去去,每隔一段時間就消失不見。他們家愛貓,凡是貓咪過去蹭吃蹭住都非常歡迎。也深知貓咪獨來獨往,很少能在一個地方待太久,因此不驚訝班妮出走。班妮與孩子們都已結紮,我聽說結紮貓咪多半留守原地不走,沒想到牠還真的走得徹底,從此不見蹤影。

寵物壽命多半比主人短,牠先走一步,主人難免會傷心難過。班妮不知生死,雖然我說服自己牠可能找到更好的主人,可心裡卻想着牠可能早已不在世上。班妮本來是家貓,來到家裡的時候仍有項圈,毛色漂亮樣子和善,很討人喜歡。牠蹲坐時候後背毛色正好形成一個三角形的圖案,非常好看。結紮後變得很胖,可仍有着小姐時候的神態。

班妮離家,有時我還是會想起牠。這整整一年,我跟先生的家族走了好多人,是我們敬重的長輩,也有跟我們差不多同齡的平輩。此後不見,是人生最難學習的課題。我們只能在心裡給他們留個位置,偶爾想想他們。

文/葉君菡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