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住家風景】愛心涼茶

近日天氣變化大,上午曬得人快脫水,傍晚突如其來一場大雨,溫度驟降。可憐我們這些孩子在不同時段上下課的父母,中午烈日當空猛曬一輪,傍晚又得雨衣雨傘備着準備冒雨接人。媽媽真的是一份得承受風吹雨打,日曬雨淋的工作。

天氣變化一大,抵抗力沒那麼好的小朋友就開始傷風咳嗽。農曆新年前的A流感還有餘威,加上最近感染數字天天飆升的新型冠狀肺炎,一旦出現咳嗽傷風喉嚨痛等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狀,即使症狀輕微,過去可能理都不理讓身體的自癒,現在也會變得重視起來。

老大先是喉嚨痛,西藥吃了幾天,情況有所改善,但幾聲咳嗽總不見好,甚至有加重的趨勢。非常時期,咳嗽一兩聲都會引起鄰座的人側目,多咳幾聲老師都會勸小孩回家休息,養好身體才上學。為了改善咳嗽,硬拖着非常不喜歡吃中藥的老大去見中醫,看看是否能更快痊癒。

醫師告知氣候多變要注意飲食,冰的少吃,上火食物也要減少。這都是醫師經常叮囑的事,要管好自己的嘴巴除了父母盯着,小孩也得配合。末了,醫師問了一句:“你有沒有常煮糖水、涼茶給小孩喝?”答案是沒有,除了一年一度的冬至湯圓大會,平日我幾乎不煮糖水。涼茶則偶爾會在娘家喝到,自己就懶得動手去做。醫師再叮囑,每週多煮一些滋潤的糖水或涼茶給一家大小喝,不需要用什麼特殊的藥材,都能對保持身體健康,預防疾病有所幫助。

我從小到大的確喝了不少糖水和涼茶,每個週日的午餐必定是各種糖水配上糕點或米粉麵等,腐竹白果薏仁、紅豆湯、綠豆湯、麥粥、黑糯米等輪着喝,如果碰上有各色番薯,還會有摸摸喳喳。我最喜歡的糖水是腐竹白果薏仁,煮到快好的時候,外婆會算好幾個人喝,一人給打一顆蛋到糖水裡。

種竹蔗砍下煮成涼茶

除了糖水,涼茶也喝不少,每週都有一兩次。後院種植了竹蔗,砍下來後切成段擦洗乾淨,加上一些簡單的藥材就煮成竹蔗涼茶。此外還有北紫草夏枯草、菊花金銀花等各色涼茶。這些糖水和涼茶是什麼時候淡出我生命的呢?大概是我長大後離家讀書,等我回國後,鮮少到外婆家用餐,就較少喝到。回國後沒幾年,我結婚搬離,媽媽煮涼茶還是煮得很勤,只是喝到的機會就少了。

醫師的叮囑讓我想起小時候一杯杯涼茶,一碗碗糖水的甜美時光。外婆患上糖尿病後,糖水剩下淡淡的甜味,但無阻它的好味道。後來家中糖尿病的人口逐漸增加,我其實也很克制對甜食、澱粉類的攝取,擔心自己早早需要與糖尿病為伍。

我問醫師,想要清涼滋潤,喝椰水行嗎?我們可以很容易買得到,感覺也不那麼甜。醫師回我:“你不覺得自己親自熬製的涼茶或糖水,有媽媽的愛心,可以讓孩子更滋潤嗎?”當下了然,難怪回想小時候那些不怎麼甜的糖水和涼茶都很好喝,因為有長輩和媽媽的愛心,自然是會甜在心頭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