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副刊

【住家風景】吃魚

我不喜歡吃魚,原因是曾多次被魚骨刺到喉嚨,進出不得最痛苦。

Advertisement

以前喉嚨卡魚骨,都會用一些現在看來都不怎麼科學且有點好笑的方法去解決,比如吞大口的飯把魚骨推下去,又或者拿個空瓷碗放在頭頂,再用筷子在碗中央敲,念念有詞請魚骨離開。

也有試過喝一點點醋,據說可以軟化魚骨,讓它自然掉落。大部分時候可能沒有卡得深,各種土法施展後就能解決。唯獨一次去夜市吃碌碌,魚丸暗藏魚骨我渾然不覺,結果被魚骨卡到。弄了好久都沒辦法弄出來,只好連夜去診所讓醫生拔刺。

這事情之後我對魚產生了恐懼感,覺得一吃就會卡刺,乾脆遠離魚肉。這件事情發生在年少時候,一直到了中年,母親大人依然難忘,但凡有人被魚骨卡刺就會拿出來說一輪,讓我覺得人真的不能有黑歷史,行差踏錯更是不行,將會永遠被拿來當作錯誤示範。

我吃魚吃得不好,但據說有個非常懂得吃魚的外公。外公在我5歲那一年去世,前面幾年我所留存的記憶實在不多,想不起他到底怎麼吃魚。按外婆媽媽她們的形容,外公能把一大塊魚夾進嘴裡,把魚肉吃光再吐出魚刺,絕對不會卡刺。這對我來說簡直是種絕技,可惜我卻沒能遺傳這種了不起的吃魚絕活。

前陣子家庭聚餐,平常吃魚吃得挺好的姊姊居然也卡刺,而且刺得不淺,最後又只能到診所求助。這次連診所醫生都說太深,沒有工具能取出,讓她轉到醫院去拔刺。夜間只有急診部,新冠肺炎那時候案例還不算太多,不過人心仍惶惶,為了取魚刺不得不去醫院,這頓魚是吃得心酸又心慌。

這幾年我漸漸地多吃魚,不但會吃也學會煮。以前只認得兩三種魚類,現在認識的魚可多了。原因無他,小孩喜歡吃魚,那就買魚煮魚吧。我早非以前那個分不清這種魚和那種魚的煮婦了,偶爾買到未清內臟的魚,也能自己動手清除。看吧,人生真沒過不去的坎,從不愛吃魚到學會清理魚料理各種味道的魚,進步二字都難以形容我的成就感。

香脆沙錐魚小骨也可吃

最近買到了沙錐魚,那是小時候常吃一種瘦長的白身小魚,外婆會把它們煎得香香脆脆,只需要把中間的骨頭起出來,旁邊的小骨酥脆到可以直接吃掉。香口的沙錐魚很好吃,雖然小條,肉也不算多,還是能吃到細緻鮮甜的魚肉,重點是價格親民,常常煎一碟上桌,很快就一掃而空。

小朋友一開始不懂得欣賞,我跟他們說這是我小時候最常吃的魚,後來價格水漲船高,又少見,很久沒吃到。我學着外婆的方法,抹點鹽醃一下,再用中小火慢慢地把沙錐煎得香噴噴的,非常涮嘴,一吃可以吃下四五條。煮了幾次,小朋友吃出滋味來,買的份量也越來越多。魚攤老闆告訴我,煎香之後配點啤酒,邊吃邊喝邊聊,那可是人間一大享受。要這等享受,怕是要等到小孩成年能喝點小酒,我們母子吃魚配酒,該是不錯的時光。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葉君菡)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