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一馬案開審】劉特佐指示開賬戶 安哈里不知有330萬

 

Advertisement

(吉隆坡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被控一馬發展公司(1MDB)洗黑錢和濫權案今日進入第五天審訊。辯方律師主張納吉前特別官員拿督安哈里在新加坡瑞士銀行(BSI)的個人賬戶有逾80萬美元(約330萬令吉)的款項是來自於大馬富商劉特佐給予的酬勞,因為替後者做了很多事情,針對辯方的這番主張,安哈里表示不同意。

安哈里以本案第八名證人身分三度上庭供證。

安哈里是在接受辯方首席律師丹斯里沙菲宜的交叉盤問時,這麼表示。沙菲宜再次主張,指安哈里在供證時說上述賬戶是為納吉儲蓄政治獻金,但這其實是安哈里自己幻想的,對此,證人表示不同意。

沒顯示錢匯入賬戶

沙菲宜今日交叉盤問安哈里,是否有意識到這80萬美元匯入其賬戶,安哈里表示本身並沒有意識到,因為沒有顯示有錢匯入其賬戶。

沙菲宜接著問安哈里,後者是在那一年前往中國。

安哈里回答,是在2016年。“那你是什麼時候前往新加坡開(瑞士銀行,BSI)開設賬戶?”

“根據我的證詞,是在2012年。”

惟針對安哈里的這番回答,沙菲宜告訴對方必須根據記憶作答,而不是依賴於證詞。

不知政治獻金操作

此外,安哈里不同意沙菲宜指80萬美元對於大選來說微不足道,唯他同意納吉的大馬銀行私人賬戶有數億資金是作為政治用途,並表示自己不懂得政治獻金的操作。

沙菲宜當時是在詢問安哈里是否會對(前)首相在大馬銀行開設銀行賬戶接收來自海外的資金感到可疑。

“劉特佐要在新加坡開一個僅有80萬美元的秘密備用賬戶,而(前)首相(納吉)在國內公開開設一個接收數億美元的賬戶,你認為合理嗎?”

就在此時,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級副檢察司不同意沙菲宜引用的“公開開設賬戶”的說法,但法官允許沙菲宜繼續盤問。

沙菲宜問安哈里,就劉特佐指示在新加坡開設賬戶一事,是否會覺得奇怪。

“不會,因為我不懂得政治獻金的操作。”

安哈里也說,當時他依照劉特佐的指示,前往新加坡開設銀行賬戶時,本身並不知道納吉有上述(大馬銀行)賬戶。

安哈里指出,在海外開設銀行賬戶的事情上,他是遵從指示,即劉特佐和阿茲林的指示。

沙菲宜問安哈里,在管理海外銀行賬戶方面,他是否覺得可疑?

“劉特佐在管理這些海外賬戶時,並沒有給你任何的文件,你是否有覺得可疑?”

“沒有,因為我是遵從他(劉特佐)的指示,他說不用擔心。”

“你完全依賴於劉特佐?”

“在那個時候是的,還有阿茲林。”

劉特佐帶往開賬戶

安哈里同意沙菲宜的說法,反貪污委員會是因為其BSI戶頭里的80萬美元而到其住家逮捕他。

他表示,他記得本身是在2013年金融服務法令(FSA)下被當局調查。

他說,他確實對其賬戶里有該筆款項而感到擔憂,接受調查時也曾告知當局,當時是劉特佐帶著他和阿茲林,前往新加坡開設相關賬戶。

他進一步說,他在2016年接獲BSI來電,獲知賬戶內有逾80萬美元時,感到非常驚訝,因為他並不知情。

他披露,劉特佐曾告知他,開設相關海外賬戶是作政治用途,為第13屆大選做準備。

沒要求國行批准開賬戶

安哈里指出,他前往新加坡開設銀行賬戶時,是依照劉特佐的指示,以及在阿茲林帶領下執行此事,本身並沒有向國家銀行尋求批準。

“我沒有(向國行報備),但我不知道阿茲林有沒有。”

他也說,本身並不清楚海外開設賬戶需要什麼批準。

安哈里在接受沙菲宜的盤問時也說,當時他去新加坡開設賬戶時,並沒有告知納吉。

“劉特佐指示我和阿茲林開設賬戶,因為劉特佐說是來自納吉的祝福。”

“換句話說,你(安哈里)相信劉特佐的說法?”

針對沙菲宜的這番提問,安哈里表示,並不僅是來自納吉的祝福,也是因為阿茲林的關系。

沙菲宜接著主張,納吉並不知道安哈里在新加坡開設賬戶。

“我的當事人(納吉)不知道你在新加坡開設賬戶,你同意嗎?”

安哈里回答不知道,沒向納吉查證。

“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就遵從阿茲林的指示。”

“當時的我,要見納吉也不容易,不及阿茲林來得多,他是我的上司。”

沙菲宜接著問安哈里,是否覺得這是嚴重的事情,即在納吉沒有被告知的情況下,前往海外開設賬戶。

安哈里表示,BSI的銀行賬戶是在他的名下,也有公司名。

沙菲宜進一步問安哈里,是否知道名字和公司名之間的聯系,安哈里表示並不熟悉銀行術語。

對此,沙菲宜告訴安哈里,國行會對他的這番回答不高興,因為不知道名字和公司之間的關系。

較早前,安哈里在接受沙菲宜盤問時指出,其最高學歷是經濟學學士學位,學習範圍包括微觀和宏觀經濟學及發展經濟學。

他在國家銀行任職6至7年,曾隸屬經濟部門、國際部門和伊斯蘭中心推廣單位。

沙菲宜接著問安哈里,身為國行職員,是否至少了解相關領域,安哈里回應,經濟相關範圍相當廣泛,因此他的了解非常有限。

安哈里也坦言,本身並不熟悉金融法令。

曾向劉特佐借貸60萬購屋

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前特別官員拿督安哈里說,曾於2010年向劉特佐借貸20萬美元(當時約60萬令吉)作為他購買位於哥打白沙羅門牌29號的房產,而他也準備脫售另一間位於哥打白沙羅門牌11號的房產償還借貸,但該房產脫售不成功,劉特佐也不接受其獻議,即將該房產轉至後者名下以償還該筆借貸。

他接受納吉首席辯護律師丹斯里沙菲宜盤問時說,他曾向國行及其他金融機構申請貸款但不果,也向身邊親友包括劉特佐借貸,當時劉特佐自薦借出該筆款項。

他說,該筆借貸是作為售賣11號房產及購買29號房產的過渡性貸款,並表示,他是透過反貪會才得知該筆款項是透過劉特佐的Alsen Chance公司匯出;該公司目前正被調查。

沙菲宜針對安哈里於2018年被反貪會扣留助查盤問,安哈里說反貪會向他錄供時要求他列出其名下產業,當中包括位於哥打白沙羅門派11號及29號的房產及在柔佛的兩戶單房公寓(Studio Apartment)單位;29號房產當時的市價約185萬令吉。

沙菲宜說,安哈里當時還有在建設中的柏威年白沙羅高原房產,後者回答,他在第14屆大選不久後,因國庫控股要求他離職,他便取消購買該房產。

劉特佐沒催還錢

沙菲宜說,安哈里尚未償還該筆貸款,並主張劉特佐是善良的借貸者,因劉特佐並沒有催促他償還貸款。

“我告訴他(劉特佐)可以將房產轉至其名下,但他對我說:‘不著急,不用擔心’。”

他追問安哈里是否與劉特佐簽署借貸協議,安哈里說,他並沒有(與劉特佐)簽署借貸協議,因為要說服劉特佐做這件事並不容易。

安哈里說,其房產並沒有被凍結,也沒有被民事追討。

房產沒被凍結

由於他向劉特佐借貸一事並未在其書面供詞內,沙菲宜詢問,該筆貸款是否不如在BSI銀行的80萬美元重要,然而,安哈里並沒有正面回答該問題。

沙菲宜主張,安哈里的證詞是由反貪會定制,目的是要牽涉其當事人,若他不遵從將被起訴及被采取行動,安哈里表示不同意。

繼今早的小休,納吉在第五天的一馬公司案審訊中二度遲到。高庭原定於下午2時30分續審,但因納吉尚未進入庭內,而延遲至下午2時36分才續審。

沙菲宜向承審此案的高庭法官科林勞倫斯說,其當事人可能因要去清真寺或回家祈禱而遲到,並代納吉向法官致歉;科林要求沙菲宜提醒其當事人勿遲到。

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級副檢察司說,若該情況再次發生,法庭應考慮對他施加保釋條件。

納吉今早小休時,科林因還在法庭食堂等待其購買的咖啡未及時進入庭內退席數分鐘,沙菲宜也為此向法官致歉。

科林勞倫斯今早開庭時提醒各方準時,並為此案審訊制定基本規則,即審訊將在早上9時30分開始至下午12時45分或下午1時進入午休時段,並在下午2時30分續審。

 

 

Tags
【免責聲明】
光明網促請讀者及網民,共同維護言論自由精神,營造理性交流環境;任何人身攻擊、鼓吹種族與宗教仇恨、誹謗與造謠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違反此原則的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