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Aug 11, 2017
看到RM將兩名前伙記告上高庭,也並非是什麼晴天霹靂大事,因為他已經如此這般恫嚇了一整年;意外的是他竟然也將老父的六家公司列為被告,這才真夠狠。
Aug 11, 2017
原本大斗叫老娘多逗留過完8月方回馬國,因屆時公司大頭頭們都齊齊過暑假去,她會比較清閒。她早已自詡為紐約客,好玩好吃的地方瞭如指掌——重要的是她不吝花錢(^·^)。而且,近期母女關係前所未有的特親密(她見她爹獨樂樂只管往自己的杯子注酒,急快搶回一杯,然後悄悄推到老娘面前……)不是沒有心動的,好歹母女仨瘋癲一回——人生能有幾回喎。
Aug 10, 2017
曾有人問:“唐朝的‘詩仙’李白和‘詩聖’杜甫文才那麼好,不知過了千多年之後,他們現在可有什麼出名的後人?”
Aug 10, 2017
大斗的宿命似乎總繞着她妹轉似的,儘管那是她自尋的煩惱。
Aug 09, 2017
以前可能會對時間飛逝特別有感觸,現在卻覺得無論是哀嘆或恐懼,時間還是一樣的過,所以,我也不多想了,就只讓自己快樂的過就是了。
Aug 09, 2017
一早大斗傳過來剛揭曉的CFA成績——且是高空彩虹掠過之勢。啊,頓時一天光曬。同時,也毋需擔心目前在她那兒“掛單”的小斗了——倘若她姐不開心,誰可以放心笑逐顏開呵?!
Aug 08, 2017
在家人沒有要炒我的魷魚,我也無法辭工之下,擺在眼前只有一條路走:選擇用什么方式做事。簡言之就要改變心態。
Aug 08, 2017
總無法倖免地被追問,有關吾家阿斗的“身份狀況”。對於這種“被關心”,老娘可真是被問倒了。無關阿斗的隱私問題,而是,而是,這個問題的格調,輕易會把問的人列入“鄉下七大姑八大姨”的歸類——真有有點不忍去想你終究淪落到如此不堪檔次罷了。
Aug 07, 2017
我一開始知道馬可斯夫人這個人,是因為她擁有3000雙鞋子。一年有365天,每天穿一雙,可以不重複地穿差不多十年。鞋子不常穿容易壞掉,我不清楚高價位的鞋子是不是更耐保存,單看這個數量的鞋子實在很奢侈,一個人只要擁有她鞋子數量的十分之一就很驚人。
Aug 07, 2017
大斗有兩套瓷碗碟,皆是純乳白色。一套圓形,手感頗為厚沉,另一套是四方形,且兩對邊薄薄微翹。同樣簡單的款式,卻不失特色——老娘簡直見獵心喜。所以,每次用起來有點心驚膽跳。(咱們搬家時似乎搞成“淨身出戶”的程度,鑊煲碗碟皆放路邊獻捐去,所以沒隨便拿來粗用的東西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