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Aug 28, 2017
在公園一起玩耍一起長大的小孩,大多在這一兩年陸續進入小學,也邁入了把腳踏車輔助輪拆掉的年齡。大部分孩子一開始都騎着三輪車,再到裝有輔助輪的腳踏車,有輔助輪的腳踏車騎起來速度沒那麼快,拆掉後一抓到竅門,他們就能飛快地在路上奔馳。
Aug 25, 2017
猶記得當年許有彬剛成立出版社並推出新書,咱們有幸受邀參加推介禮。身為社長之一的他,當日居然那麼看得起蓬頭垢面的C9俺,當眾邀起稿子來。呃,雖然始料不及,但怎會不心動呢——試想,從地攤走上書架喎!
Aug 24, 2017
上星期寫打麻將,提到兒時聽過的一首歌《麻雀害死雞乸鳳》,其實以麻將為題材的歌曲,還有另外好幾首,對這些古老十八代“麻雀歌”的記憶,又逐漸從腦海中浮現起來了。
Aug 24, 2017
吾家外婆常出口有神句(如今方知吾母得她真傳也),其中有說:笨事次次新。啊,這再正確不過了。同樣的笨事,俺卻沒一次可以倖免於難逃過“浩劫”似的。
Aug 23, 2017
那年我們升上高中一的時候,根據SRP考試的成績,就會被分派到理科班或文科班,我們那一班是高一理甲班,除了學業成績優秀之外,班上不少同學都是許多學會的主席和委員,包括總學長,其實我們大部分都是初中同班同學,彼此並不陌生。
Aug 23, 2017
說真的,俺還真喜歡這個名字。當日這幾粒字閃進腦門時,還囧囧地暗爽了老半天呢。每個無意中闖進別人生活並造成騷動的,都是人生的黑客。這是第一個產生的旖旎念頭。但到頭來,到底誰被誰黑,則難以分曉——基於世上有一物降一物的規律。
Aug 23, 2017
近幾個月和小年輕一塊打工的朋友最大的感嘆是,現代的年輕人做什麼事情都是以“我”為先,比如說,去做義工最大的目的不是為了幫助別人,而是因為自己想體驗義工生涯,當然這種想法沒有錯,體驗生活也是一種成長方式,不過就是少了一些同理心而己。
Aug 23, 2017
其實老娘俺臉皮真的真的很薄的,無論是指生理(美容師可見證)還是心理方面。記得咱們要把舊居租出去那會兒,有人來看房子,因想減價故而諸多挑剔。挑得老娘也真不懂該如何應付,只好快快繳械投降——降價去。
Aug 21, 2017
短短的三個月內,出席了三場喪禮,都是先生的至親,兩名是長輩,還有一個是正當青年的同輩,除了難過感慨和不勝唏噓,似也找不出更好的字眼來形容當下的心情。
Aug 21, 2017
ORZ……(請別把這個讀成三粒字母,仔細看清點,那是俺“負荊請罪之姿勢”也)……那麼大陣仗,是因為深知自己做得狀似有點假公濟私之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