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Sep 12, 2017
羅興亞難民散居雪隆一帶,很早就自成社區,並設有社區學校,當年我也接觸了不少羅興亞難民,除了宗教意識很強,他們的命運和其他的難民也相差無幾,差別在于西方國家並不會收留羅興亞難民,他們只能認命的,一代又一代的在大馬生活……
Sep 12, 2017
說起俺家大叔廢了兩張機票的事兒,感覺上真是有點弔詭邪門。第一張,實在沒話好說,是他老先生把02:00誤以為是下午兩點鐘,因為人老了養成靠習慣使然。試想他這個老外勞,每年坐經濟艙的里數積分(要知道打折的機票積分都有限),都足夠把他歸類到貴賓的金卡級別,他到底吸收了多少機場安檢的輻射體呀!乃至,他老神在在,遂斠然一概不求甚解去。去到機場才晴天霹靂,只好打落門牙和血吞——門牙是終於肯承認自己老得掉進思維坑道,血嘛,不就是血汗錢唄。
Sep 08, 2017
老爺子告訴我RM將於8月12日週六傍晚抵步,然後他會通知我隔天星期日在他家開會的時間。可是我等待他的來電一直到拜六深夜,都沒有任何訊息,令我有不祥之兆,預感事情並不如他所說的那般簡單順遂。
Sep 08, 2017
那天在超市見人在搶購雞蛋,C9本性難移,遂毫不遲疑加入搶購團員之一。高高興興捧着30粒回家,突然才想起上一次的教訓,好蛋變成壞蛋的恐怖事件——打下已炒好的飯才發現蛋已臭了!@#¥%真是賠了雞蛋又折了炒飯。
Sep 07, 2017
現在是農曆七月,雖然已過了七月十四鬼門開的日子,但依然整個月都算是“鬼月”,正適合談鬼論怪。廣東人最喜歡把“鬼”字掛在嘴邊,這次且來談談那些帶有“鬼”字的廣東俗語。
Sep 07, 2017
記得有一次學校假期咱們家嫂子帶着孩子過來玩,那時的大叔仍還當朝九晚超過五的上班族,回來沖涼過後就自然吃飯。咱家嫂子旁觀一會兒,終於忍不住教育俺這不上道的小姑子:“你老公這麼遲回來,你幹嘛不把飯菜先熱一熱?”呃……
Sep 06, 2017
別再說人家地方小比較容易管理,或是這裡沒有自由,像一個變相的共產國家——新加坡的精彩出色,強大政府居功至偉,這是每一顆酸葡萄都應該承認的事實。
Sep 06, 2017
這天在飯局上,難得見到阿貓。上一次最後見她,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去年8月間的物物交換場所。阿貓是咱們圈子裡,極力奉行“不必錢的生活”那種環保模式的楷模。俺一向固然有“東施效顰”的環保心,不過誠然也成了個大笑話,是“越換越保”把人家不要的也樂得當寶攬為己有。
Sep 05, 2017
老實說,我對這個字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媒體上是很感震驚的,曾幾何時粗話也可登上檯面了?而講的人絲毫不臉紅也不覺得有何難為情。
Sep 05, 2017
儘管嬤吉大不了俺幾歲,但她有7個孩子,立馬給人的感覺變成“長輩”去——因為像咱們的上一代的模式。雖然咱倆聊天幾乎呈雞同鴨講的情況,但這一點也不礙事。當俺用僅有的幾個詞句說了上半句,口拙拙地思量着該如何接下一句時,她總能先把意思說出來解難。“丫丫丫,波吐波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