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愛而書‧三之一】遭網絡情棍騙光積蓄 重新接受父母之愛 李秀華走出陰霾

Create: 09/13/2017 - 09:48

時間可以撫平一切傷口嗎?對李秀華而言,答案是否定的。13歲時,一直照顧與陪伴她的婆婆離世,她成長的天空至此蒙上一片灰。每每與身邊友人談及婆婆的一切時,她總會不自覺哽咽,悲傷的淚水也無法控制的通過眼眶流出。

死亡的哀傷無法隨着時間被排出她的情緒之外,她深感自己是一名“成年孤兒”,一直被世界拒絕且被遺棄。她需要關於悲傷的確切答案,而非蜻蜓點水般的安慰,她想直視內心的傷痛。於是,她開始整理自己的思緒,將之寫入《信仰.愛》一書的前三章中。

她是汪洋裡的小舟,本以為人生經已苦盡甘來,卻在36歲那年通過網絡遇見愛情騙子,多年積蓄也隨着對方消失無蹤。她把此事寫入該書的最終章中,並在書末寫道:“我在這一路得來的,是在世俗定義為‘錯誤’的發生中長出的智慧與洞見,並繼續引領自己回到一個叫‘家’的地方。”

“杜會很難接受一個人坦然的面對悲傷。無論是在和人相處或向身邊人傾訴的過程中,悲傷都像一面隱形的牆,成了與人交流的障礙。或許是因為我們都非常害怕悲傷,以致我們不懂得如何去面對他者與自我的悲傷。”李秀華語氣輕重有致,仿彿這話題已說過無數次。

在檳城浮羅山背書屋舉辦的講座會中,她的好友溫綺雯說:“秀華把自己弄得太苦了,她明明是一個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的確,秀華經常通過面子書分享美食與風景照,對於咖啡、甜點、中西餐,她都略有研究。

在《信仰.愛》一書中,她記錄自己從小女孩蛻變為女人的成長過程,也敘寫了她恐懼死亡與渴望被愛的故事。

從5歲開始,她便長居婆婆家中,直至她13歲那年,婆婆離世,使得她已習慣的世界瞬間崩塌,迫使她重新習慣全新的生活模式,並與父母相處。

“小時候有一次在婆婆家睡着後,父母因不忍叫醒我,便獨留我在婆婆家過夜。睡醒後,我發現其他兄弟姐妹都被父母帶走,唯獨我一人被留下來,我馬上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被父母遺棄的孤兒一般。於是,我心中暗下決定,往後不再和父母同住。”

婆婆離世後,她曾嘗試回到父母家中居住。然而,由於她自幼與家人各住一方,雙方關係疏離,她便經常躲在房間內避開家人。

與父母生活感痛苦

她說,某次如廁時,她發現裡頭沒有衛生紙,但她卻不願開口請家人為她拿衛生紙,因為她不知該如何稱呼她的家人。

“我對這種感覺感到很恐懼,因此,在父母家中繼續生活也讓我感到痛苦,於是,我離家出走,並回到婆婆的家中。白天,媽媽依然會來婆婆家看我,但無論她如何勸說,我都不想離開,儘管我知道家人都很擔心我的安危。”

當時,她不斷想擺脫父母,因此,在中五畢業後,她便馬上離開這塊成長多年的土地,前往吉隆坡應徵並成功當上一份報章的副刊記者。在吉隆坡工作的數年裡,她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就連致電回家也需交由姐姐代為傳話。

“我父親的教育方式嚴厲,我自幼就很怕他。每每父親接起電話時,我都會偽裝自己是姐姐的朋友,雖然父親早已認出我的聲音。”

從13歲至30歲,她無法向人表露婆婆生前的一切,每當想起婆婆,她的身體便充斥着苦痛。她說,在那段難忘的歲月裡,她每年回家掃墓後,都會躲在房間內痛哭,甚至只要是聽到家人提及婆婆,她就會不自覺流淚。由於她始終無法處理這份悲傷,因此,她一再選擇逃避。

她披露,她內心恐懼的源頭,始於父母的“遺棄”,而婆婆離世一事更把她推向深淵,令她深感自己就像一名“成年孤兒”般,不斷地感受到世界不停反覆的遺棄她。

失戀兩週爆瘦逾10公斤

恐懼死亡,渴望被愛,李秀華不斷在這當中拉扯。婆婆離世,她失去了愛的源頭,於是,她轉向愛情,再次尋找愛。

“最長的一段感情約莫14年,過程中分分合合,也試過與其他人交往,但他們的出現都像是命運早已安排好,一次又一次的遺棄我。最後一次分手,我無法正常工作,也無法正常的吃喝睡覺,只是不斷的在街上遊蕩,短短兩週內爆瘦十多公斤。”

一個多月後,她在鏡子裡瞧見自己消瘦後的模樣。她知道自己變得漂亮,也明白自己並不愛對方,唯一讓她難受的,只是她再次感到被人遺棄而已。

她說,如今回想起來才發現,他們的溫柔善良,都敵不過她陰晴不定的性格,所以,他們最終都選擇離開。

梳理過去寫成《信仰.愛》

利用採訪工作之便,李秀華得以接觸生死學家和心靈作家如曾廣志、馮以量和蘇絢慧等人,並從一次次的訪問中,回望自身的悲傷,希望找出解決悲傷的方法。

“曾廣志說,若人在年幼時發生悲傷的事情,長大後人際關係上會面對許多問題。例如面對同事、愛人與親人的離開時,會無法承受隨之而來的悲痛。這句話恰好說明了我的情況,於是,我首次覺得自己可以被救贖,並不斷尋訪從事安寧護療、生死學等課題的人士。”

她像是在大海浮沉時握到一塊浮木,雖然暫時浮起,但又找不到靠岸處。於是,她想靠着專訪來尋找答案,但始終捕風抓影,摸不着真正的傷處。

“我開始參加靈性課程,希望從自己的內在尋找答案。我並非一名容易親近的人,對於任何人都保有距離感,尤其抗拒男性,無法和任何陌生人建立起關係,甚至連同桌吃飯都不行。而這,其實是源於我婆婆的離世。因為我不願意和婆婆好好道別,擔心一旦停止悲傷,便等於忘記婆婆。”

她明白自己的異常,也想尋找解決的辦法,但輔導員說的話卻讓她倍感受傷:“17年都無法忘懷婆婆離世,悲傷是你自己找來的。”但她不想掩蓋悲傷,而是想徹底探索悲傷的源頭。

後來,馮以量建議她梳理自己的過往,並且寫成《信仰.愛》一書。於是,她花了一週時間寫成前三章,但仍覺得書籍並不完整,且關於原生家庭的糾葛,她一直都還未解決。

未曾見面以夫妻相稱上當

在36歲那年,李秀華遇見愛情騙子,也成了一切悲傷的轉捩點。她說,騙子自稱為陳海濱,並指自己來自中國福建,在香港從事金融行業。

在短短5天網絡訊息往來後,雖然他們連對方的實貌都尚未見過,但卻已開始以夫妻相稱。

“從事記者多年自然培養出敏銳的‘新聞眼’,但在愛情面前,我卻喪失了理智。我自然懷疑過他的身份,例如他不懂得說粵語,聊天聲音時粗時細,但當時愛得天昏地暗,一切疑點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在雙方交往第三週後,對方開始向她借錢投資。為愛而喪失理智的她,也毫不猶豫的走入銀行匯款給對方。她望着細雨綿綿的天空說:“天空是在為我的愚蠢掉淚嗎?”但她當時仍選擇“賭”,若對方不是騙子,那她就贏得一段美滿的感情。

匯款後數日,對方告訴她投資案獲利,並承諾3天後匯款給她,然後前來大馬與她結婚。但這背後其實藏着更大的騙局,對方當時要求她先支付3萬美元的匯稅。不過,由於她的積蓄已耗盡,對方便開始游說她抵押房子或向高利貸借錢。

“我不明白,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把自己的良知拿掉,把愛情當作斂財的工具。後來,我致電香港的金融公司探查他的資料,但卻一無所獲,我這才明白我被騙了。事情發生後的幾個星期裡,我每天睡醒後都會反覆問自己,為何這件事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如今,我終於明白,那是為了讓我勇於面對自己的悲傷。”

透明牆瓦解重投家人懷抱

在積蓄全無後,性格倔強且自尊心強的她,開始自責與自我批判,同時也尋求聆聽和協助。但她明白,自己最想傾訴的對象,是那位總是板起臉孔,手執木棍,教育態度嚴厲的父親。

“中學畢業離開家鄉後,我便鮮少告訴父母近況,就連住院開刀,我也是在出院後才告訴父母。我心裡總認為自己在父母面前不可以犯錯,我擔心只要我有一點瑕疵,我就不配當他們的女兒。因此,我學習獨立與堅強,以便可以擺脫父母並自由的翱翔。”

36年來,她首次撥通父親的電話,但卻是母親接起電話。接着,母親心知不妙,並聽到電話另一頭傳來的哭泣聲,但她卻什麼都不說。約莫十分鐘後,父親回電給她,並知曉了一切緣由。

“父親讓我把銀行帳號給他,但我拒絕了。這是一個含蓄的父親表達愛最實際的方式,但當時我不明白。過後,父母與哥哥到吉隆坡探望我,我告訴父親廚房的磚牆剝落,父親隔日便買了黏膠把牆磚黏回牆壁。明明是一個日常的小舉動,卻是我這些年來與父親最親近的一刻。”

父親回到家鄉後,把錢匯入她的銀行戶頭中,並致電對她說:“你要接受家人給你的東西。”直至此刻,她才發現愛與關懷一直都在她的身邊,從未遺棄她,只是她一直拒絕接受而已。

“遇見愛情騙子是我首次愛得如此義無反顧,無條件的愛與付出,不僅是給對方,還包括我自己。而這一次受騙,也讓那道卡在我與父母之間的透明牆一層層瓦解。由始至終,嫌棄我的人是我自己,不過,我如今已可和自己好好和解。我的生命,始源於愛,而終點也是我心中一直信仰着的愛。《信仰.愛》一書的內容便是記錄了我這些年來的故事。”

 

光明日報/丁俊勇.2017.09.13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