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翱翔天際】應否同情羅興亞人?

Create: 09/12/2017 - 12:04

文沒有價值判斷,沒有分析來告訴你對錯,也沒有什麼應該和不應該。有的只是列出一些或許已被遺忘的事實,讓各位自行解讀、判斷。 

關鍵字:緬甸,馬來亞。21世紀初,20世紀中。伊斯蘭教,共產主義。緬甸羅興亞人,馬來亞華人。同樣與本地人不可磨合的信仰衝突、同樣曾經的迫害。 

進入正題。20世紀中,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間兩大陣營走向冷戰,英美自由資本主義與蘇聯封閉共產主義互別苗頭,東南亞不幸成為了兩大陣營交鋒的重點所在,馬來亞無可倖免也成了兩陣營的戰場。 

馬來亞承繼了英國的制度和模式,而英國作為自由陣營的橋頭堡,自然盡全力圍堵共產主義的滋生。當時二戰後獨立前後的華人,因共產黨而成了被圍堵的對象,隔離主義將華裔通過新村圈地而居、限制居住及遷移自由、集中管理,毫無人權可言。 

這是因中國國共內戰勝負分野後,本是以國民黨精英主義、屬於自由陣營(國民黨)為多數的華裔群體,政治光譜慢慢走向了草根階層、以無產階級為主的下層人民,共產主義大幅度地滲透入鄉下偏遠地區及各個華人社團。 

我國共產主義坐大,起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給予了共產主義暴漲的契機。國內的共產主義勢力,適時地投入了抗日戰爭的洪流之中,成立人民抗日軍,積極投入支援中國的抗日戰爭及在大馬本土的滾滾抗日浪潮之中。 

因英軍在馬來亞的消極抗戰(幾乎沒抵抗),加上馬來軍民大部分處在與日軍不戰不和的曖昧關係中(除少數左翼馬來團體加入人民抗日軍),以共產黨華人為主的人民抗日軍異軍突起,填補了抗日勢力的真空,成了抗日主流、勢力大增。 

而後,在日軍投降撤出馬來亞,英軍尚未回到來接管的那十幾天權力真空期裡,因握有真槍實彈的武器,人民抗日軍將許多地方的實際控制權給拿了下來,成為了馬來亞那短短十來天的實際掌權者及統治者。 

請思考歷史感同身受一下

馬來人對華人的排斥及恐懼,極大部分的源頭正是來自這短短的十幾天中。掌權的人民抗日軍,以漢奸、叛徒及聯日之名,進入馬來村莊進行執法、肅清行動,屠殺了不少與日本人合作的馬來人。 

馬來人在當時因民族主義,深信日軍的大東亞共榮圈宣傳,認為蝗軍是來襄助本地人將萬惡英國人趕走的好人,因此許多馬來鄉紳、平民百姓等都不排斥蝗軍,有者甚至壺漿簞食地歡迎日軍到來,這些人都成為了抗日軍肅清的對象。 

人民抗日軍的這一行為,弄至馬來鄉村哀鴻遍野,也在馬來人心目中深深烙印了絕不可讓華人掌權的印象。馬來人對共產黨的這一惡感,許多華人可能根本並不知曉。

筆者在以馬來人居多的預科班就讀時,就曾因一齣愛國舞台劇,以班長身份力排馬來同學建議將共產黨分子那段時期的“奸淫擄掠”行為搬上舞台,愣是將這一段劇的大魔頭改成了日軍。雖最後這一改動獲得通過,但從這可看出馬來人對本土共產黨(即華人)的厭惡感到底有多深。 

這一點,也成了本地華人對於馬來人的原罪,也讓馬來人繼承了英國分而治之、隔離而治進而圍堵華人的方法,甚至堅持扶弱政策及特權。這也是為何許多馬來人對華人心生戒懼的主因。 

幸運的是,即便背負了類似緬甸羅興亞人的“原罪”(之前的迫害),背負着同樣信仰的偏見(伊教及共產),但獨立後的我國華裔子民並不需要面對類似羅興亞人的迫害,至少今天仍可和平安穩地以公民身份生活在這國度。 

至於緬甸的羅興亞人,至今還在為他們之前少數人迫害緬甸若開人及信仰與本土不同宗教的這兩條原罪而在受迫害着,連法定身份都沒有。 

回到主題。應不應同情、支持羅興亞人,請思考一下上面的歷史,感同身受一下。提醒一句,他們也是人,與你我並無不同。 

不、不,不是問你要不要幫助他們,或是讓他們過來與否;而是基本的同情聲援、亦或是冷嘲熱諷、落井下石。 

你自己決定。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洪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