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愛而書‧三之一】馮以量療護輔導出三書 善用善終遺囑 有尊嚴離世

Create: 09/12/2017 - 11:59

台灣知名作家瓊瑤今年3月在面子書發表〈寫給兒子與兒媳的一封公開信〉,文中除了希望台灣政府能通過“安樂死法案”,同時也交代自己的身後事,並叮囑兒子莫讓她成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臥床老人。

隨後,她亦在面子書上披露丈夫平鑫濤患上“血管型失智症 ”,並指她謹記丈夫不想插管的囑咐,無奈她與丈夫子女的想法相左,她最終只好妥協。接着,她把自己照顧丈夫的過程鉅細靡遺寫下,出版成《雪花飄落之前》,希望藉由此書提倡善終的權利。

瓊瑤發佈〈寫給兒子與兒媳的一封公開信〉後,過去曾推出《善生》、《善終》、《善別》三本著作勸世的馬來西亞安寧療護輔導員馮以量隔日亦有轉發,並寫下立下善終遺囑的步驟與相關協助單位,希望協助民眾了解“有尊嚴的離開人世”的基本方法,結果,引起許多民眾的關注與討論。

“讓離去的病人得到善終,讓喪親的家屬得到善生,讓彼此的關係得到善別。”這段話出自馮以量《善終》一書中,同時也是他多年來擔任安寧護療輔導員的宗旨,他希望能幫助病人與親屬好好告別,讓彼此心中不再留有遺憾。

他的工作環境圍繞在醫院、靈堂或病人家中,且經常陪伴病人或家屬,直視他們徘徊在生與死的糾葛之間。久而久之,眾生的生離死別形成了一股壓力,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甚至一度失眠近一個月。

“我曾見過病人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吐血身亡,也看過家屬因為宗教分歧而爭吵。有些末期患者會產生尋死的念頭,站在高樓上打算自殺。或是病人的腫瘤破裂,我需用手幫忙按着破裂處,以防血液繼續溢流。這類情況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就算我是一名輔導員,也難免被他們的悲傷感染而心生憂鬱。”

為此,他把工作上的經歷統統寫入日記本之中。日記宛若一個“樹洞”,讓他盡情吐露苦水,但同時也記錄了許多動人的故事。而這些故事,後來逐一被寫入《善終》與《善生》兩本書中。

某日,他如常走入醫院工作時,卻在走廊間聽到病人與母親爭吵,於是,他走入該病房了解情況。

盼親友只記得她笑的模樣

病人是一名年僅24歲的女性,正是芳華正茂之際,但她當時卻頭髮脫落,病懨懨地躺在床上,拒絕服用母親帶來的補品與醫院的藥物。她不停哭喊:“媽媽,你讓我死!你讓我死!我不會好了!媽媽!”

為了照顧女兒,醫治女兒,媽媽也早已疲憊不堪。但她不忍女兒就此離世,於是不斷的強迫女兒服藥。罹患癌症末期的女兒,捨不得女兒的媽媽,就這樣產生互相角力的關係。過後,馮以量希望該名女病患能冷靜的告訴媽媽,她所想要選擇的死亡方式。

“她想要自然死亡,而非自殺。她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所以更珍惜與媽媽相處的時間,她希望媽媽接受她已是一名準備要死的人。她不停向媽媽重複着:‘我不會再好起來了,我不可能再好起來了!’她哭得很厲害,仿彿心靈在撕裂,我聽到那哭聲,也覺得心酸。”

女兒最大的心願是希望媽媽記得她笑的模樣。於是,她緊緊握着媽媽的手,開始笑得燦爛,希望媽媽永遠記得她最美的樣子,而非如今病懨懨的模樣。媽媽則抱着女兒痛哭,女兒卻不斷的笑。

女兒說:“媽媽。請你記得我的笑容。”

媽媽說:“我會記得你。不只是笑容,我會記得一切。我會永遠記得你。”

後來,馮以量出席該名女病患的喪禮,並前往瞻仰其遺容時,只見她一臉笑意,一如她的遺願──她希望親友們只記得她笑的模樣。

4步驟執行善終遺囑

每個人都有選擇善終的權利,以便能有尊嚴的離開人世。然而,當事人該如何立下善終遺囑,又該如何實行?

馮以量說,執行善終遺囑共有4個步驟。

1.當事人需把自己的想法清楚寫下,例如病危時拒絕插管,不以任何醫療設備維持生命。

2.把相關文件交由家人,並與家人討論文件內所記錄的事項。

3.病危時由家人接洽醫療團隊,一同討論並實行文件上所提及的事項。

4.在病患去世後,由殯葬業服務團隊繼續執行當事人的意願。

老夫撫老妻髮角送最後一程

許多老人家在面對死亡時,都會嚷嚷着要出院並回家,因他們希望死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在馮以量接觸的眾多案例中,便有一對攜手多年的老夫婦,在家中向彼此好好告別的故事。

“老太太當時已病入膏肓,且自知時日無多,因此,她希望老伴能帶她回家。然而,他們並沒有兒女,加上年紀頗大,於是,公司便委派我去照顧這對老夫妻的起居生活。這一照顧便是半年的時間,於是,我和他們也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老太太話多,老公公沉默,家中大小事皆是由老太太說了算。”

某日,他如常到訪老夫妻的住家時,卻發現老婆婆已氣若游絲。這時,老公公問他,妻子是否快要去世了,他就提醒老公公,老太太的遺願便是在家中離世。

老太太去世後,老公公抓着妻子的手,雙眼看向馮以量說:“阿量,我從十多歲起便認識她了。那時,她很多人追。我沒有錢,學歷不高,結婚以來,我從沒帶過她出國,我對她並不好,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喜歡我。阿量,我一直有一句話從未對她說過。”

馮以量想走出房間,讓老公公好好與老太太道別,但老公公希望他留在現場。只見老公公不斷撫摸着老太太的髮角並對她說:“你要好好的走啊!我們有機會再見啊!”

但深藏老公公內心的那一句“我愛你”,始終深埋在老公公心中,沒有說出口。

陪伴有助喪親者 宣洩悲傷

馮以量說,一般安寧護療的工作多是持續至病人離世後為止。雖然患者的生命及安寧護療的工作都有結束的時候,但喪親者的悲痛卻是持續性的。

他披露,喪親者或會被死亡所帶來的失落感影響身心健康,從而導致生理變化,如失眠、暴飲暴食或體重急劇下降等。

“大部分喪親者都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模式,但對病人感情越加深刻者,越容易鑽牛角尖,且難以走出喪親的悲痛。一些喪親者更會在事後重返安寧護療單位探訪輔導員,希望獲得他們的幫助。這時,我們會再陪伴這些家屬多些時日,直到他們能走出悲傷為止。”

他說,對待喪親者的最好方式便是多陪伴他們,聆聽他們傾訴心聲,讓他們把心中的悲傷宣洩出來。

因喪親之痛 三次自殺未遂

馮以量的生命離不開生死,他13歲時,父親因患鼻癌而病逝,他18歲時,母親因患乳癌而離世,因此,死別的痛苦一直糾纏着他。

“父親去世時,我和他的關係較為疏離,因為在我兒時的生活中,父親是缺席的,所以,我當時也沒辦法和他好好的說再見。但母親離世時,我卻是非常憂鬱和痛苦,且體重忽然下降十多公斤。”

不僅如此,他還曾三次自殺未遂。最終,他在姐姐和阿姨的陪伴之下,走出憂鬱的陰霾,並促使他後來嘗試去了解痛苦的源頭,最終加入臨終關懷行列,利用工作以外的時間來幫助病人。

“2000年時,我遭遇一場嚴重車禍。過後,我不斷問自己,如若當天我不幸離世,我會對人生中的什麼事情感到後悔?後來,我發現,我並不喜歡當一名化學工程師,而這份工作只是我當初為了滿足母親的希望而選擇的。於是,我決定辭職並全心全意投入輔導員的工作中。”

日記故事教正視死亡

馮以量說,他最初的計劃是把他記錄在日記內的許多故事,分別刊在《善終》、《善生》與《善別》三本書內。

他披露,在寫作過程中,書寫並非最困難的部分,而最困難的反而是取得家屬的同意,並且要把他們的背景隱去,修飾他們認為不宜公開的內容。

“我不是一名文學家,但我喜歡說故事,並通過我親生面臨的生命去感動生命。我很早便寫好這三本書,但我卻不急着推出,而是選擇用幾年的時間慢慢推出。我希望讀者可以在每讀完一本書後,先行思考書內的故事,再慢慢改變他們對死亡的看法。”

此外,他的著作都是以平鋪直敘的文字為主。“這些書的對象並非輔導員或專業人士,而是普羅大眾,因此,越淺白的文字,反而能吸引讀者閱讀。”

《善終》改編成舞台劇引迴響

2015年,馮以量與檳城劇團路人甲表演社合作,將《善終》一書改編成舞台劇《美麗終點》,並且引起廣大迴響,至今仍一再重演。

“我與路人甲表演社社長尤傳隆是在Tedx的講座上認識。當時,傳隆坐在講台下聆聽我的演講,途中,他一度奪門而出並感動痛哭。事後,他指自己並非容易流淚的人,但卻被我所說的故事感動。於是,他接受路人甲社員的建議,把《善終》改編成舞台劇《美麗終點》,希望藉由戲劇的力量傳達安寧護療的概念。”

《美麗終點》是嶄新的故事,由尤傳隆重新解構《善終》的故事而成。最初只打算在檳城上演,並未有巡迴大馬演出的想法。

“但在檳城的演出結束後,不少中南馬的民眾希望《美麗終點》可以在他們所住的地區上演。此外,亦有不少商家願意資助我們的巡演。目前,我們暫定將前往新山、東馬、汶萊等地演出。”

 

光明日報/丁俊勇.2017.09.12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