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左一天來右一天

Create: 09/09/2017 - 10:46

如果沒有彩虹學校,日子要怎麼過?在家熬了好長一段哥倆無聊、父母耳根不得清靜的日子,終於盼來了彩虹學校的開學日。開學日左一天的晚餐時間,我說:“明天就要開學了,你們可得早一點兒起床叫醒我,不然早餐、點心和便當都自己負責,不關我的事。”好野爸附議道:“真的!你們一定要早點兒起床把她叫醒才不會餓肚子!”這次,哥倆完全沒有唉唉叫地吃完了飯立刻上樓準備睡覺,我瞟了一下牆上的時鐘,傍晚七點!喲呼,我的好日子開始啦!彩虹學校開學正日,送了哥倆上學後,好野爸進門就說:“今天彩虹學校的氣氛……歡樂得有點兒詭異。”

你是指孩子們都一副久別重逢的開心樣嗎?

“孩子們當然開心,但父母好像比孩子更開心……感覺上今天的彩虹學校比較像是父母的天堂──一個讓父母暫時擺脫孩子的好地方。”看來,開始過好日子的可不止我一個。

彩虹學校開學日右一天早上,是個難得的大晴天,我獨自捧着咖啡坐在院子曬太陽,忽然聽到手機叮的一聲響,原來是卡蘿大姐發來一張照片,說明是“你兒子的自畫像”。乍看下,只見地中海左右黑髮兩片,哇哩咧,不對呀,好野弟沒禿頭啊!他畫的是他爹吧?接着叮叮叮叮叮十七響,卡蘿大姐又接連發來好野弟同班同學所畫的自畫像:“本來只是覺得你兒子的畫很好笑,後來一一看下去,發現每幅圖畫都好有趣,每幅自畫像都能看到孩子爸媽的影子,忍不住就全拍下來跟你分享了,哈哈哈哈哈!”嗯……果然,美女所見相去不遠。我把卡蘿大姐傳來的每一幅自畫像都仔細地看了一遍,還真的咧,這系列畫作的主題應該更名為:我的爸/媽。

只要我願意,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啊!

根據兩年前好野哥上二年級的經驗,我知道好野弟本學年第一學期的主題是“認識自己”。讓孩子們畫自畫像為接下來的學習主題做鋪墊無疑是開學第一天最恰當的“破冰活動”。我猜想:在畫畫的時候,老師應該無法讓每個同學都手拿鏡子自顧自畫吧?那麼,孩子們應該是憑記憶與想像把自己畫在白紙上的吧?生命還很稚嫩的孩子、對“自我”還很模糊的孩子,為了老師要求“畫畫你自己”而在無意識中所完成的“自己”,到底是孩子內心中最願意成為的樣子?還是平日生活中孩子所最常接觸、最常看到、心中所最仰望的成人的樣子?或許,兩者兼具,就像打破幾個泥娃娃,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他?嗯……說了一堆,我現在搞懂好野弟的自畫像為什麼有他爹的禿頭、哥哥的雙眼皮、我的紅唇和他自己的長頭髮了。孩子在自畫像中把身邊的人糅進自己,是無意識的;我在ARMA畫畫時,把自己畫進模特兒中,卻是有意識的。我是故意的。

打從第一次雙手空空地出現在ARMA畫畫,我就打定主意要把當時最想感受到的自己畫進每一幅畫裡。 我要畫自己、我要感受自己、我要把自己糅進每一個對象裡, ARMA只提供模特兒,沒有所謂的“權威人士”在一旁告訴我“應該”、提醒我“也許”。在ARMA畫畫,是自己的事!哇塞,這簡直太對我這思想跳脫的射手座胃口啦!我是畫給自己開心的,管她眼前的對象是十二三歲美少女或三四十歲的歐巴桑,只要我願意,就能把她們定格在永遠的25歲;明明每一次出現的模特兒都是傳統峇厘島裝扮,只要我願意,就能把她化身成吉普賽女郎或昭君出塞,至於把左邊的美人痣搬到右邊來,手上的鮮花貢品變成花一蕊還要半遮面,都是只要我願意,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啊!

喲喲喲……我享受在畫別人的過程中發現自己!這烏布的好日子,真是越玩越過癮了啊呵!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