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卡立無緣當廚神?

Create: 09/08/2017 - 11:37

甫榮休的第10任全國總警長卡立若立志有朝一日化身為“廚神”,目前看來暫難償願。

在交棒給弗茲的翌日,卡立隨即獲首相納吉委任為國家基建集團新任主席,兼任反恐大使;這意味,在結束長達41年的警隊生涯後,卡立仍退而不休,餘生將轉換軌道,開拓新的“事業”。

在這之前,卡立一再表示,一旦恢復“平民”的身份,他將專注於家庭生活,並準備報讀烹飪及烘焙課程,以提升本身的廚藝。

由於沒有跡象顯示其服務將獲延長,現年60歲的卡立無望當“超齡”全國總警長,不得不選擇於法定退休年齡卸任,但他如今接獲兩項新任命,可視為布城當權者給予他應享有的“回報”。

身為頂頭上司的副首相兼內政部長阿末扎希本週一見證卡立移交職權予弗茲時讚揚卡立為忠誠不二的非凡全國總警長,不論處於任何局勢都與政府同在;但從某個角度來看,自一個大馬發展公司(1MDB)醜聞爆發至今,卡立不知可否被視為繼總檢察長阿都干尼、反貪會主席阿布卡欣及國家銀行總裁潔蒂之後,最後一位“被退休”的1MDB特工隊(調查)成員。

無論如何,一度被喻為“推特”全國總警長的卡立在任期內是否公正執法和理性辦案,那些聲稱曾遭“雙重標準”對待的反對黨、社運組織及異議人士對他另有“我方的評價”。

怎能說是“功”成身退

卡立發表退休感言時自詡“已盡所能完成職務,如今可毫無遺憾地卸下重任”,但他像是對趙明福冤案、牧師許景城被擄案、扣留犯離奇斃命於警局扣留所……選擇失憶;再者,他也對徹查一馬醜聞的真相,以及是否急晤劉特佐助查則是“快閃”。

原任全國警察政治部總監弗茲之所以被指“越級”擢升為大馬警隊“一哥”,只因被看好接班的全國副總警長諾拉昔無緣坐正,不少傳媒莫不以“大爆冷門”、“跌破眼鏡”或“黑馬跑出”,甚至警隊上下驚訝來形容布城當權者這回對武吉阿曼高層的人事安排。

所謂越級乃指弗茲並未先出任全國副總警長,就直接坐上大馬警隊的第一把交椅。

其實,弗茲脫穎而出可說是恢復武吉阿曼的“不成文的慣例”,眾所週知在早期,全國總警長及其副手一般上是由政治部總監升任,直至第七任全國總警長峇克里開始,不知何故才打破這個“傳統”。

阿末扎希強調,弗茲繼任全國總警長屬於“政府的決定”;弗茲之所以成功上位,顯然“受惠”於他在警隊33年中曾長期任職掌握國內政治局勢和重要情報的政治局,尤其是他在執掌反恐組(2015年1月解散後納入政治局)期間曾雷厲地掃蕩恐怖分子,其有效及堅決防恐及反恐的表現,為維護國家與國人安全所取得的成就,不僅獲得布城當權者的讚賞,也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

我國當前的反恐形勢日趨嚴峻,尤其是面對本區域恐怖組織包括“哈里發國”(IS)及其他極端或聖戰組織的恐襲威脅,警方最近一舉逮捕一批阿布沙耶夫武裝分子,及時粉碎彼輩企圖恐襲第29屆東運會開幕禮和60週年國慶檢閱儀式的陰謀,即是最有力的實例。

有鑑於政府正加強打擊恐怖主義活動的力度,盡力使我國免受恐襲,尤其是來屆全國大選隨時到來,防恐反恐不啻是警隊今後“重中之重”的任務,而具有豐富反恐經驗的弗茲成為新任警隊“一哥”無疑拜反恐形勢所賜。

或因為如此,納吉委任卡立為反恐特使“以提升我國與國際社會在打擊恐怖主義及極端主義的關係與合作”之舉頓時具有其正當性,也讓卡立得以實現“在有生之年繼續協助警隊”的願望。

文/劉漢良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