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投身攝影半世紀 79歲天天街拍不言累

Create: 09/06/2017 - 10:17
日本藝術家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於1964年以獨立攝影家的身份出道後,便和攝影緊緊相伴逾半世紀。雖然現年79歲的他已屆耄耋之年,但卻精神矍鑠,依然每天在街頭隨走隨攝,健步如飛,享受街拍的樂趣。
 
日本藝術家森山大道在日本攝影界是廣為人知的重要人物,他的作品影響與衝擊日本美學的發展,以及全世界的攝影師。
 
東南亞藝術收藏家Joshua Lim今年在吉隆坡冼都成立新畫廊後,所舉辦的首個展覽就是展出森山大道的作品,藉歌頌攝影藝術來擁抱城市生活。
 
即使世界各地許多權威性機構如Joshua Lim般曾為森山大道舉辦國際大型個展,但許多東南亞人還是不太了解他的攝影藝術和發展。
 
創粗糙模糊離焦攝影美學
 
Joshua Lim的畫廊所展出的“森山大道:繪製城市”,就是馬來西亞的第一場“森山大道作品展”,由新加坡獨立藝術空間DECK總監李錦麗策展,以追溯藝術家對“城市”尤其是東京的迷戀及興趣。
 
這次的展出作品共38張,大部分是自1960年起的作品,少量是於2015年所攝的東京景色,以及一些森山大道的代表作,如《狩人》系列之《野犬》。
 
李錦麗在導覽時說,在手機隨時隨地可以拍攝的年代,攝影已是非常的普遍,導致攝影藝術的存在經常受到質疑。不過,從1961年開始投入攝影活動的森山大道,卻是至今依然活躍於拍攝工作。
 
“很多人稱森山大道為街頭攝影大師,他也從來沒有否認過,但他絕對不是記實攝影師或新聞攝影記者。他強調,他的存在是想知道攝影可以有怎樣的貢獻。他視攝影為很強的媒介,他可以通過它來傳達想法和哲學。所謂街拍是到處遊走拍攝,但森山走在街上進行拍攝工作時卻多是體驗,而不是純粹拍照。他嘗試超越街拍攝影,因為照片並沒有完全告訴你我在城市所經歷或體驗的,你需要超越框框去想像。”  
 
因此,森山大道創作了獨特的攝影美學──粗糙、模糊、離焦(日文為Are-bure-boke),打破了在六十至七十年代佔主導地位的直接記實攝影趨勢。
 
即使是當時日本正努力從二戰破壞中重建,森山大道卻從未埋頭於記錄客觀現實。相反的,他熱切地質問觀看的行為和攝影本身。
 
森山大道認為,視像是不可能完全被稱為現實或記憶。
 
在一次訪談中,森山大道分享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刻,那是在七十年代後期,他與相機隔絕的兩年期間。自此之後,攝影便每日陪伴他,從東京到紐約以及全球各城市。近年來,他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周遭的環境,包括東京池袋區和他最喜歡出沒的新宿。
 
不在乎媒介只在乎成品
 
代表森山大道來馬參加其作品展“森山大道:繪製城市”的是他的侄兒森山想平,也是森山大道寫真財團的代表理事。
 
詢及森山大道近況時,森山想平說,雖然森山大道已是79歲,但他還很好,每天在街上隨走隨攝,享受街拍的樂趣。“他很獨立,未附屬於任何機構或畫館,這讓他可以更加自由的拍攝。”
 
他強調,拍攝就是森山大道的生活。至於靈感,他指森山大道其實沒有思考如何拍攝,也沒有概念或主題,並不像西方攝影師的風格。“他用直覺拍攝,沒有頭緒地街拍,比如拍了約兩萬張後,他再篩選照片來印刷。”
 
森山想平與叔叔共事約8年,目前還學習着如何篩選作品。“雖然森山大道鍾愛黑白照,但他深明科技對攝影的重要性,所以一直沒有抗拒高科技,現在更是使用數碼相機拍照,反而可以拍出更多作品。”
 
他披露,森山大道不在乎科技,因為現在每個人都可以用手機拍照。
 
“他沒有手機,只有一個使用方便的小型數碼相機,因為不需更換菲林。他也不在乎拍攝的媒介,只在乎成品。”
 
他說,森山大道從雜誌開始學習攝影,所以他始終堅持印刷本,包括雜誌和海報,並認為這些媒介都是攝影的基礎。除了黑白照,森山大道也偶有彩色照片,比如《Pretty Woman》系列。 
 
森山大道生平簡介
森山大道1938年生於大阪池田市,他是日本代表性攝影家。他原是通過研修成為平面設計師,後因擔任岩宮武二和細江英公的攝影助理而轉向攝影發展,1964年,他以獨立攝影家的身份出道。
 
1967年,他憑藉着在《相機每日》(Camera Mainichi)月刊發表的《日本劇場寫真帖》作品獲得日本寫真批評家協會新人獎。近年來,森山大道在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1999年始巡迴到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與日本協會畫廊展出)、大阪國立美術館(2011年)及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2012-13年和威廉克萊因的雙人展)等舉辦大型展覽。 
 
2012年,他榮獲紐約國際攝影中心所頒發的無限獎(Infinity Award),進一步鞏固他的國際地位。他的攝影集有2002年的《新宿》、2012年的《黑白》與《色彩》,以及2015年的《犬與網襪》。
 
以一棵樹解釋攝影學
 
森山大道的作品是六十年代日本攝影美學崛起的標誌之一。當時的攝影分為兩種,即新聞攝影和商業攝影,但森山大道踏入攝影界時,卻沒有將自己歸類在任何一方。
 
李錦麗解釋說:“因為他不是在作記錄。他認為,攝影不能給予完整的故事,但可能提供總體的概況,讓大家想像城市如何運作。他強調攝影超越描述,可以表達出那個時代的社會情感。所以,他通過攝影所繪製的城市不只是東京這個城市,而可能是任何一個城市。”
 
一些人在欣賞森山大道的作品時也許會問:“如何將他的作品連在一起?”原來,森山大道的每項作品都很獨立,且沒有連續性的故事,也沒有可歸類的主題,更沒有所謂的開始或終點。
 
“森山大道不在乎主題。他主張的攝影無關主題,而是超越精神狀態、城市動脈和生命。
 
1972年,他引用一棵樹的力量解釋他的攝影學。當他拍攝一棵樹時,那張照片也許是要告訴你所有關於樹的事,但它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它只能給你一個大綱。換言之,一張照片可能告訴你一個城市的所有事情嗎?其實,它只可以繪製一座城市的可能性,讓你知道這城市可能是這樣的。” 
 
堅持印刷出版物
 
現代人拍照後常通過社交媒體與人分享,導致照片沒了明確的形式。森山大道卻一直堅持印刷出版刊物,即使在印刷本一直退化的年代,他至今仍出版約300本刊物,還是秉持先印刷後展覽作品的理念。
 
何以森山大道的作品至今依然重要?李錦麗說:“回到他的年代和環境來看,當時的物質變化,即從菲林拍攝到圖像,然後處理成照片,這過程使物質轉形,將偌大景象攝進黑箱,縮小成為菲林,然後再印刷成照片。你可以說照片更勝千言萬語,但所謂的言語也不能形容所有事情,所以,照片超越拍攝的工作。”
 
因此,出版物成為森山傳達攝影想法的重要管道。“每張照片都有關係,但你翻看時,你不會知道接下來一頁的照片會是什麼。從第一張到最後一張,它們都有連續性,只是沒有總結。”
 
照片風格激進誇張
 
森山大道於1961年從大阪搬到東京,並抱着成為專業攝影師的夢想。當時,年輕的森山大道完全被東京迷住,尤其是二戰後重建的能量。他住在新宿紅燈區,為不少雜誌拍攝娛樂性照片,受到很多歐美文化新元素的影響。    
 
森山大道在美國攝影師威廉克萊因和小說家傑克凱魯亞克小說《在路上》的強烈影響下,於1972年出版代表作品《狩人》,以表達日本年輕人當下自由和沒有界限的精神。 
 
《狩人》裡突兀、不和諧的照片曾被森山大道形容為“類似一種從日本各地透過移動車窗口的影像路線圖”進入城市、穿過街道、沿着小巷,密集的粗粒子和飽和的黑色。這些激進、誇張的照片建立了森山大道的標誌性風格。
 
其中一張作品《野犬》猶如森山大道的眼睛,自由地徘徊在東京的神秘和慾望中,像一隻流浪狗四處覓食。
 
“對我來說,在你思考意義之前,眼睛就已決定你拍攝的照片,這是我有興趣捕捉的現實。”
1982年,在《光與影》作品中,森山對他周圍的環境採取了較柔和及內省的看法。類似向給予形態及照明的光表示敬意,《光與影》 喚起平凡中的美麗,進而創造了一種已改變的攝影形式。
 
森山大道繪製城市
展覽地點
A+ WORKS of ART
d6-G-8, Pusat Perdagangan d6,
801 Jalan Sentul,
51000 Kuala Lumpur.
展覽日期時間
即日起至9月9日
週二至週六中午12點至下午7點。
週日、週一和公共假期休館。
聯絡電話
018-333 3399
網站
面子書
 
 
光明日報/李翠媚.2017.09.06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