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買的是回憶

Create: 09/02/2017 - 10:53
人和物質之間的關係單純多了,正如買賣,付了錢就能擁有,但那或許只是自欺欺人。所有的擁有,都有期限,所有的陪伴,有始和有終。當你能夠認清這一點,或許就能把遺物處理掉了。
 
通過大掃除,也能瞭解自己。原來曾經是一個熱愛買旅遊紀念品的人,那是開始熱愛旅行的年月,除了拚命拍照之外,購買一兩件當地的旅遊紀念品,就能證明自己曾經去過那些地方。這些旅行的遺物,現在都堆在房間裡積累塵埃,正如小學畢業證書,它存在於一個自己再也看不見的地方。
 
是貪婪吧,什麼都想擁有,結果買了一堆不同花樣的以色列瓷磚、印度織布、斯里蘭卡瓷杯。一時的喜歡,只是一種衝動。能耐心陪伴你的,或許是最平常,不花俏,但實實在在的一件物品而已。
 
現在的旅行,也喜歡買買買,但總會買些比較實際的物品,或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人變得更為功利主義。最近去印度就買了一堆的靠墊,色彩斑斕的刺繡圖案,為家添加多點色彩。台灣之行,買了一盞六十年代的桌燈,我會在一座喜歡的城市購買一件具有當地回憶的物件,朋友告訴我他們小時候家裡都會有一盞這樣的燈,所以我就決定把這座笨重的檯燈帶回家,點亮時,也點亮了台灣的回憶。書桌上的筆筒,是一個在肯雅買的搪瓷杯,當地婦女用五顏六色的小珠子為杯子穿上一件漂亮的小外套,每次看見這個杯子,就讓我想起草原上的燦爛星空。
 
所有的擁有  都有期限
 
有些喜歡,如吹過麥田的風,穗子若浪,輕輕擺動,你看見的世界從此變了樣。一直帶在身邊的是一個在伊朗買的瓶子,在伊斯法罕一家佈滿了灰塵的小店裡,我第一眼就看上了它。我喜歡花瓶古樸卻不尋常的造型,喜歡瓶身上富有童趣線條的花草圖案,我甚至喜歡瓶子上的塵埃,感覺它已經在世間旅行了好久好久,陪伴了好多好多人。
 
一張在敘利亞買的地毯,其實沒什麼特別,我在土耳其看過更漂亮的地毯。記得經過這家補地毯的小店,店裡老人瞇着眼仔細縫補着破舊的地毯。老人見我站在門外,就招呼我進入他的工作坊,然後倒了杯熱茶給我,就回到他安靜的工作中了。如果買下了他手上的那張地毯,我也就擁有這份溫暖的回憶了。
 
當我們失去時,才會認清自己的渴望。由上海搬回新加坡時,雜物太多,打算送人,而我人在北京,就把鑰匙交給朋友,並把家開放給朋友的朋友們挑選他們想要的東西,結果一個原本要保留的瓶中畫被拿走了。那是幾年前在蒲甘一家小店買的,當時緬甸正對外開放,畫家在玻璃瓶裡畫了昂山素姬,這個用她的不自由來提醒世人自由之可貴的女子。
 
人和物質之間的關係單純多了,正如買賣,付了錢就能擁有,但那或許只是自欺欺人。所有的擁有,都有期限,所有的陪伴,有始和有終。當你能夠認清這一點,或許就能把遺物處理掉了。
 
 
(文/ 圖:葉孝忠)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