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不絕望】用半年尋病源 阿都拉薩醫生因血癌改變人生

Create: 08/16/2017 - 11:51
(吉隆坡訊)阿都拉薩是一名小兒骨科醫生,終日為小病人的骨骼疾病而忙碌,在他專注地為每一名病人治療期間,從未料及自己的健康也會亮起紅燈。他的體重毫無理由地持續下降,身體部位出現大小瘀傷,他以為是肺結核,又或腎臟出問題,然而一次又一次地檢驗否定了他的猜測。最終醫院的實驗室的同事領着驗血報告通知他一項震撼的消息,“醫生,你疑似患上慢性髓性白血病”。
 
約莫10年前,阿都拉薩剛完成碩士學位,在吉隆坡中央醫院就職;而他與妻子組織家庭,育有兩名孩子。無論在事業或家庭都順利美滿,羨煞旁人。
 
當時,他因有些超重而展開減肥計劃,不久後,他發現體重開始下降,初期還以為是勤上健身房運動的成效。然而,他漸漸發現其體重下降得不尋常,整個人看起來瘦骨嶙峋。
 
他開始食慾不振,單人份量的餐點總是沒法吃完,儘管妻子費心思烹調佳餚端在餐桌上,但他就是沒有胃口吃飯,還惹來妻子的“小埋怨”,令他百口莫辯。
 
一再出現無名瘀傷引猜疑
 
在這段期間,他常患上感冒發燒,痊癒後又再次患上,夜間睡覺時也出現盜汗情況,令他難以入眠。
 
再來就是發現大腿出現大小不一的瘀傷。“第一次發現瘀傷時,我確實是之前撞上桌角,但後來又再出現瘀傷,而我不記得是否有撞上任何東西啊。”
 
作為醫生的阿都拉薩又怎會沒察覺身體所出現的變化?他懷疑這是肺結核作祟,馬上照胸腔X光,卻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不適感依舊纏繞着他,這回是左腹疼痛,令他猜測是不是腎臟出問題,又去照超聲波,腎臟也沒事。
 
如此情況維持長達6個月,當他返回老家時,母親驚覺兒子瘦削得厲害,頻頻追問他身體怎麼了?身為醫生的自己卻苦無答案。
 
當從家鄉返回醫院時,阿都拉薩較早前進行的驗血報告出爐了,顯示體內的白血球指數非常高;他受促再次驗血,並入院進行骨髓檢驗。
 
阿都拉薩過去半年來一直尋覓的疑問終於揭曉,他被診斷患上慢性髓性白血病(CML),就是人們口中的“血癌”的一種。
 
【Profile】
姓名:阿都拉薩(Abd Razak Bin Muhamad)
年齡:47歲 
病症:慢性髓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id Leukaemia,簡稱CML)
治療:標靶口服藥物及幹細胞移植
感想:人們會對患病感到焦慮乃對疾病及治療方式沒有足夠的知識;因此患者必須對疾病有一定的認識,並聽從醫生的指示接受治療。
 
冷靜面對 病情U轉變
 
當醫生的當角色轉換成“病人”時,阿都拉薩顯得冷靜,或許擁有一定的醫藥知識背景,他不似其他患者般慌亂。
 
他向主診的血液專科醫生諮詢有關CML的一切資訊,從中他掌握一項重要資訊:CML並非難以治療,患者可服用標靶藥物治療。
 
當時,阿都拉薩已被各種症狀困擾長達半年,身體較為虛弱,甚至曾出現呼吸急促的狀況。經詳細檢驗後, 他的脾臟因非常腫大,甚至已壓着胃部,繼而引起一連串的不適。
 
當他開始服用標靶藥物,其白血球指數在首半年內就恢復正常,這項喜訊無疑讓他更有信心戰勝病魔。CML患者需持續監督病情,而阿都拉薩也絲毫不鬆懈,持續檢測病情進展。
 
然而,上天再次給了阿都拉薩一個考驗,在他服用標靶藥物一年後,病情卻來個U轉,不如預期般進展理想,其體內的白血球指數再次出現異常。
 
主診醫生為他提供兩項建議,分別是嘗試第二代的標靶藥物及幹細胞移植。這次的治療方式非常關鍵,而阿都拉薩在家人的支持下,選擇了後者。
 
同喜同悲 全家人勇敢面對
 
作為一名醫生,阿都拉薩得悉自己患癌後一直保持冷靜態度,但面對家人時,所有情緒湧上心頭。當他眼見母親與妻子悲傷掉淚的模樣,壓抑的情緒終究爆發。
 
所幸抹乾悲傷眼淚後,一家人依然樂觀,家人的支持是他堅持的理由。
 
阿都拉薩患病時正值壯年,當時不過37歲,再加上他有一個合適捐贈者,即其弟弟, 充分符合幹細胞移植的條件,他毫無疑慮地選擇幹細胞移植。
 
簡單而言,幹細胞移植是將健康的造血幹細胞注入人體內,替換病變或受損幹細胞的一種手術。幹細胞移植共分為3種,分別是自體幹細胞移植(細胞取自自身)、異體幹細胞移植(細胞取自捐贈者)和同系移植(細胞取自同卵雙胞胎兄弟姐妹)。
 
阿都拉薩共有4名兄弟姐妹,當大家知道阿都拉薩需要進行幹細胞移植時,都毫不猶豫地進行檢驗,希望能挽救至親;最終是阿都拉薩的弟弟符合捐贈條件。
 
幹細胞移植不足畏 最怕化療煎熬
 
雖說幹細胞移植確實是一項重大程序,然而真正讓阿都拉薩吃盡苦頭的卻是化療的過程。
 
在移植前,他必須進行化療消滅體內的癌細胞,以便讓捐贈的細胞可在體內正常生長,不受自身免疫系統排斥。
 
他的免疫系統在這段期間會變弱,因此必須住在隔離病房,避免受到任何感染。
 
“幹細胞移植的程序就如捐血般,不痛不癢,但移植前的化療所帶來的副作用卻讓我不適,甚至有一段時間都抱着馬桶嘔吐。”
 
除了嘔吐,他還出現潮熱及頭疼等症狀,雖然整個過程很煎熬,但他還是咬緊牙關撐下去,不願輕易放棄。
 
好不容易完成化療,他準備就緒地進入“重點戲”—幹細胞移植。
 
待幹細胞自行製造血液 留醫1個月
 
醫生把從其弟弟身上採集的幹細胞後,將之注入其體內“建造”新造血幹細胞,而這些新造血幹細胞將協助阿都拉薩的身體可自行製造足夠的健康白血球、紅血球和血小板。
 
“在完成幹細胞移植後,不代表一切就結束了, 我必須待白血球恢復正常數量,才會被獲准出院。若白血球數量處於異常水平,我都還得留院觀察。”
 
當時,他入院將近一整個月,當醫生宣布他能出院返回家門時,他與家人才如釋重負。
 
感恩受上蒼眷顧 重新回職場
 
儘管患上癌症,但阿都拉薩始終認為自己是“幸運”的人,受到上蒼眷顧,讓他突破重重難關。
 
“我患上的是較為容易治療的CML,而且又在較年輕的年紀患病,復原能力也比較快。”
 
阿都拉薩在幹細胞移植後休養了5個月,當身體恢復後,重新投入職場。不過,他身體曾出現一些“狀況”,好比有一次身體出現移植物對抗宿主反應(graft-versus-host disease,GVHD),導致他呼吸急促。
 
這是一種由幹細胞移植帶進體內的新T細胞引起的副作用,所幸他馬上入院治療,所幸最終無大礙。
 
幹細胞移植10年 攀神山籌款
 
這場大病,改變了阿都拉薩的人生版塊,讓他有機會接觸更遼闊的世界,這是他預想不到的意外收穫。
 
他因此病與國際衛生組織麥斯基金會(The Max Foundation)結緣,並成為“大馬援助病人計劃”的受惠者。
 
他察覺許多“同病相憐”的患者在患病初期的徬徨無助,也缺乏病症的資訊,因此他與數名病友及基金會工作人員成立了支援小組Max Family。
 
他以主席身份率領小組成員舉辦各項工作坊與講座,甚至參與國際性研討會,希望為國內的CML患者獻出力量,讓他們覺得在對抗病魔路途上不感孤單。
 
近期麥斯基金會與Max Family發起攀爬神山籌款活動,他與團員們積極訓練體能,希望完成攻頂的目標。
 
對他而言,這趟攀爬神山之旅意義非凡,因為今年是他進行幹細胞移植第10個年頭,而他也成功踏上神山的巔峰,向世人證明生命的意義。
 
 
光明日報/良醫:葉珮盈.2017.08.16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