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啤主張】亞洲少見難尋 Craft Beer類別

Create: 08/06/2017 - 10:48
亞洲目前很少Table Beer這“淡如水”類型啤酒供應,除了市場關注率能見度不高,更大原因是大家都比較注重味道較突出類別,既然“淡如水”,不如直接喝水好了?
 
Mead不是只有單調甜味而已
 
蜜酒,簡單說就是以蜜糖發酵的酒,複雜點說是可加入各種食材香料玩出很多味道變化的美酒。
 
蜜酒有低度易喝版,也有高酒精桶陳版本,最基本要點,蜜酒不是只有甜那麼單調,很大程度上,跟Craft Beer一樣,可以有各種意料之外味道呈現,更有複雜層次享受。
 
亞洲來說,最先出現小量蜜酒供應的城市是曼谷,近一兩年其他亞洲城市比如台灣,香港,新加坡和吉隆坡也開始有人引進一些蜜酒品牌,不過,無論是品牌數量或者是供貨量都還只是在處於嬰孩學爬地程度,還談不上學走路階段。
 
如果問為什麼要喝蜜酒,或者蜜酒有什麼好喝,答案很簡單,因為的確很好喝!
 
至於說該怎麼喝或選擇好喝的,答案也很簡單,如果你喝到的是只有蜜糖泡水那種單調甜味,那基本你還沒喝到真正有水準有層次的蜜酒,因為就算只用蜜糖加水加酵母釀的最普通版本傳統蜜酒(Traditional mead),高手版本會有不同層次,絕對不會只是感覺像蜜糖水。(如果喝起來只像是蜜糖水,那不如在家自己泡一杯凍蜜糖水就好,幹嘛買蜜酒?)
 
Lambic比利時酸啤是宗師級別
 
地利,加上天時,天然發酵果酸啤酒一直是比利時釀酒師的特長,對愛喝酸的啤迷來說,雖然近年一些美國釀坊有不錯酸啤出現,歐洲其他城市也有人在做,比利時酸啤毫無疑問的仍是一代宗師級別,至今無人能及。
 
在亞洲,來自比利時釀坊直接供應的天然發酵果酸啤酒很少,這是可以理解現象,Lambic產量原本就供不應求,作為Craft仍起步中市場,酸啤在亞洲市場其實很小,絕對大多數喝過啤酒人們完全想像不到啤酒可以是酸味,就算亞洲喝Craft圈子,可接受或進而喜歡酸啤的喝酒人還只是少數,對不少已經喝Craft一段時間的飲客來說,酸啤乃是一道有點試題,甚至是有點讓人卻步的心理障礙。
 
目前長期有比利時不同酸啤釀坊直接供應的亞洲城市都在日本,台灣有少量供應,其他城市如香港、曼谷、新加坡也不定期有少量出現,如果你長期住在吉隆坡,那基本只能自求多福。
 
Table Beer有層次的“淡如水”
 
Table Beer,字面上意思很清楚,可以上餐桌,適合一家大小的啤酒。這算是歷史說法,因為酒精度很低,可以解渴佐餐,就算午餐時間也不怕。
 
另一個關於Table Beer說法是有釀酒師釀完一輪後,覺得剛用過的麥芽酵母啤酒花可以再循環一次釀造酒體酒精度都很淺的解渴易喝啤酒,的確,這是基本很淡,很淺味啤酒,有點像是釀酒師為了“廢物利用”釀來自己喝的解渴易喝酒水。
 
雖那樣說,雖然基本只有不超過4至5%酒精度,雖然聽起來不太吸引,實際上,高水準Table Beer 絕對是有層次的“淡如水”好喝類別。
 
某些程度來說,重口味啤酒,或是某種味道突出啤酒很容易辨別,也比較容易決定喜好,對只喜歡重口味IPA或stout飲客來說,Table Beer會感覺太平凡,沒什麼特點。實際上,這是講究內斂,考驗釀酒師功力的“簡單”酒款,有點像煮菜那樣,越是簡單菜式,越不容易做得出色,與此同時,也考驗飲客味蕾鑒賞力。
 
亞洲目前很少這類型啤酒供應,除了市場關注率能見度不高,更大原因是大家都比較注重味道較突出類別,既然“淡如水”,不如直接喝水好了?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

更多內容